“在我看来,那是大麻烦。”布鲁斯一边反驳一边笑了起来,“但在这种时候,真的是太麻烦了。”伸手调出五分钟之前警察局调出来的报告,小丑的脸就显示在正中间,“虽然检查下来没事,但是杰森的记忆,我始终有些担心。而且今晚他们两个又碰到了哈莉。天知道小丑又会想出来什么疯狂的计划。”

 

   

  “但把他们关在蝙蝠洞里不是好的选择。”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即便是他们变成现在这样,但依旧是罗宾。我想,您或许应该稍稍……”

 

  “这件事没得商量,阿福。”布鲁斯直接否决,“我必须杜绝发生任何意外的机会。而且无论玩偶师的说辞是多么无害,那始终是诅咒,我必须保证他们现在的安全。”

 

“如您所愿。”阿尔弗雷德对着走下来的达米安摇头,现任罗宾只是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耸耸肩,开始和蝙蝠侠一起工作。

 

  

 

  

 

  

 

  

 

  

 

    

这他妈又是什么情况。达米安从蝙蝠洞里出来的时候,不早不晚,九点多,太阳已经明晃晃的升起来了,阳关清清楚楚把大厅里这个奇怪的生物的样子照的清清楚楚——一三头身,标准罗宾配色服装,加上奇长的食指和这个声音。

 

  “你就是现在的罗宾!你好!我是拉瑞,罗宾的首席粉丝!”奇怪的生物——拉瑞跳到空中绕着达米安飞快的转了一圈又一圈,“样子,满分!服装,满分!武力值——”眨眼,戳了戳握住自己的手臂,拉瑞头上直接冒出来桃心“满分满分都是满分!”瘫软成一团烂泥滑到地上又重新成型。

 

  “……”达米安一把抓住身边的椅子,木质的椅背被捏的嘎吱作响,“你是怎么进来的,想干嘛。”

 

  “迪克——迪克——”拉瑞跳到迪克头上伸长了手指,“你还记得我吗,解释给你的兄弟听怎么样~”

 

  “……”面对着三个人一样的目光,迪克伸手扯下了小小的一团,“我不记得你!”

 

  “哦——”拉瑞小小的一张脸随着迪克的回答垮了下来,“等等等等等等!我忘了你中了诅咒!拉瑞就是为了帮助罗宾来的!拉瑞有魔力手指可以帮你们恢复原样!”

 

  “……我似乎知道是什么了。”提姆快速的翻找着自己的档案,看到曾经泰坦的记录浑身一个激灵,抛开电脑想要阻止,“等等,罗宾小子,别……”话还没说完,三个人就被一阵强光淹没,

 

 

  “tada——”拉瑞直接蹦到顶灯上一个亮相,“这样就好啦。”

 

  “……”达米安上前一步接住了提姆的笔记本,一目十行看完了记录,眼神瞬间呆滞下来,看向三个人的方向,按照这上面的记录——默默按响了铃声,把仍在地下的

 

  “咳咳咳咳,这什么情况。”

 

  “我怎么……”

 

  “不管是谁,从我身上滚开!”

 

  好极了,起码人还活着。达米安放下电脑,拿起桌上不知道谁的杯子一口喝完里面的牛奶,给自己压压惊。

 

  “这是什么鬼样子!”杰森首先跳了出来,扯着自己身上的睡衣——等等?样子没变?

 

 

  “拉瑞做错了吗。”罗宾小子从天花板降了下来。晃了晃自己食指,“难道这不是诅咒吗。我应该解除了才对。”

 

  “……拉瑞????!”迪克瞪大了眼睛,尾音飙高到几乎让人耳鸣的程度,“你怎么在这里!!!”

 

  真的耳鸣了,剩下三个人揉着耳朵看着罗宾小子直接扑到迪克怀里,眼泪鼻涕一把糊,“你记起我了!罗宾记起我了!拉瑞的魔法是对的!”

 

  “我好像……想起来了。”提姆揉着太阳穴,轻拍了下达米安让后者回神,“之前我似乎碰到了玩偶师……然后?”

 

  “然后他给你们三个下了诅咒,直接返老还童到罗宾的年纪。”布鲁斯从洞口出来,接过话茬,皱眉看向迪克和他身上的罗宾小子。“现在是什么情况,达米安。”

 

  “似乎是罗宾小子帮我们把记忆找了回来。”提姆叹了口气, “但是仅限于记忆而已。”

 

  “等等!”拉瑞忽然放开了迪克,瞪大眼睛食指直指空无一人的楼梯口,“”你给我出来!”

 

  玩偶师依旧是之前的身体,从空气中显性,右手一伸拿起装饰用的花瓶直接扔向罗宾小子:“你又是什么东西,别来插手我的游戏!”

 

 

  “拉瑞想起来了!你就是给罗宾诅咒的坏人!”拉瑞拉高几寸距离,躲过花瓶,直直冲了过去,“我帮罗宾消灭你!”

 

  “等等,拉瑞,你别动!”迪克跳起来想要抱住拉瑞,却被后者一个转身躲开。

 

  “罗宾放心,拉瑞可喜欢韦恩大宅了!我会带着他到其他地方去打的!”拉瑞晃了晃手指直接瞬移到玩偶师头上,抓起一把头发,“拜拜罗宾,拉瑞会带着战利品回来的。”

 

  “老爷?”听到花瓶落地声音的阿尔弗雷德打破了客厅里的死寂,“发生什么事了。”

 

  “呃,好事?起码我们恢复记忆了?”迪克讪笑着抬头。

 

  “……你们需要再做一次检查。”布鲁斯闭上眼睛捏了捏鼻梁,“你们三个,跟我下来。达米安,睡觉去。阿福,我需要……”

 

  “早饭,我正在做,老爷。”阿尔弗雷德点头,“魔法真是——神奇的存在。”‘

 

  

 

  “我宁愿没有回复记忆。”杰森和提姆站在门外,看着布鲁斯指导着迪克坐着力量测试,简直想把自己塞到地缝里去——特别是想起昨晚的事情之后。

 

  “呵。”提姆庆幸起自己做罗宾的年纪比前任们大了不少,特别是制服,“我倒宁愿这样,起码不会做出太丢人的事情。”

 

  “变成这样就已经够丢人了。”杰森把头埋进膝盖里,“我现在一点都不想出门了。”

 

  “你该进去了。”提姆推了一把杰森,“你可以之后选择在你房间里宅到诅咒结束。”

 

  “拜托之后一定要把我打晕,越重越好。”杰森拍了拍提姆的手臂,拖沓着步子和迪克擦肩而过。后者倒是一副适应良好的样子,朝两人挤眉弄眼。

 

  “一切都好?”提姆看着迪克跳上椅子,揉了揉刚刚用力过度的手腕。

 

  “没什么问题。”扭了扭脖子,迪克盘腿坐了下来,“记忆没有断层,昨天的事情我要全部都记得,身体上没有异常的情况——大概就是这样的结论。布鲁斯刚刚调出以前的训练记录做了下对比,也没发现任何不同,恐怕拉瑞真的只是恢复了我们的记忆。”

 

  “……罗宾小子,我之前看记录还以为只是一个魔法意外。”

 

  “这就是一个意外。”垮下了肩膀,迪克心有余悸看着自己的右手,“今天之前,我还以为再也看不到他了。”

 

  “可怕的意外。”提姆安慰拍拍迪克肩膀,“起码这次杀伤力比你记录的好多了。等等,有人发讯息给我。”提姆掏出手机,看着屏幕上康纳的名字,纠结的示意给迪克看,“我该怎么说。实话实说还是让他回去。”

 

  “我在昨天的地方等你?”迪克挑眉看向自己名义上的弟弟,“看来你们昨天过的不错啊。”

 

  “是不错,重温了我第一次去泰坦塔的过程。”低头回着讯息,提姆木着一张脸,“入侵了一天自己设置的防火墙,太不错了。”

 

  “充实的一天。”迪克哈哈大笑,“找到自己的后门了吗?”

 

  “别指望我会告诉你任何事情,夜翼。”标准的红罗宾脸,提姆站了起来,“告诉布鲁斯,我先去找康纳了。”

 

  “等等你的检查?”

 

   “一样的诅咒,一样的情况。”提姆扭了扭脖子,“你们两个都没事了,我想布鲁斯不会介意我晚一点再回来的。”

 

  叛徒,迪克对着提姆的背影无声的咒骂,在布鲁斯看过来前一秒收起了自己想要竖起的中指——等等,他在做什么?迪克坐直了,拳头抵着下巴默默想着刚刚发生的事,这似乎有点——

 

  “迪克?”布鲁斯放下了手上的记录,拿着笔的手直接揉上了迪克的头发,“怎么了?”

 

  “布鲁斯,我想我发现问题了。”迪克看了眼坐在一边的杰森,吸了口气,“我们恢复的只有记忆。”

 

  “……”杰森踹了下迪克小腿,“迪基鸟你是傻了吗,还是你真的这个身高就很满足了?!”

 

  “不是身体。”迪克后退半步,抬头看向布鲁斯,“我发现我们的思维方式似乎还是这个身体年龄的。”

 

 

  “继续?”布鲁斯饶有兴致的挑眉,“但是我们刚刚做过测试了——”

 

  “在我集中注意力的情况下,是的一切都很好。刚刚的模拟训练我甚至能够想到新的方案。”迪克扭头看向不自觉晃腿的杰森,后者顿时停了下来,瞪着自己的腿像是第一次看到一样,“但不注意的情况下,我的那些不该出现的问题都回来了。”

 

  “我现在更想拍晕自己了。”杰森往后一靠直接摊在凳子上,“这见鬼的一切。”

 

  “我需要对重新进行评估。”布鲁斯闭了闭眼睛,“你们的情况——”

 

  “我来吧,父亲。”达米安穿着便服,敲了敲门,“你已经超过三十个小时没有睡觉了。阿克汉姆的事情还需要你操心。格雷森和陶德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我保证会看着他们两个的!”迪克收到了达米安的暗示,跳起来举手,“我们现在的状态好多了,只需要最后的确认就好了。”

 

  “……我保证。”杰森生无可恋的爬下凳子,跟着点头,“这边的事情解决之后我们会先整理昨天的资料。你睡着的时候不会有任何事情耽搁。”

 

  “……四个小时。”

  

找不到存稿脸.gif

评论
热度(26)
 
© 岚止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