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顺最终还是没去成委内瑞拉。

事实上,他的实战考核还是第一名,十个单项四个第一三个第二,所有人都以为这事儿就这么定下了。然而最终,去的是隔壁三队的狙击手。

“顾顺啊,不是你的能力不行。而是撤侨这一趟,队里对你的心理评估还没结束,来不及啊。”

任务结束后,蛟龙一队所有幸存队员都接受了为期半年的心理评估和跟踪。为了这,连之后的交流演习也没参加。而猎人学校的出发时间,就在八月份。

顾顺和罗星的比赛,最后谁也没赢。

他还想瞒着罗星。去探望的时候对着医院反光玻璃看了半天,确认自个儿和平时没两样,才推门进去。只是对视一眼,顾顺就发现,罗星已经知道了。

“政委来找我谈过,让你别多想。”罗星刚刚结束复健,气儿都没喘匀,短短一句话分了三次才说完。

这…顾顺笑不出来了,到底是谁安慰谁啊。今年去不了他还有明年,罗星呢?说不定连走路都成问题。

他想了想,大概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发现避不开这个话题。拧开手中保温杯,倒了半杯递给罗星。

“我知道,这不还有下次吗。”

“下次说不定就是小懂了。这次他成绩也不差啊,就是经验还是不足,被坑了把。”

“经验不足怪谁啊,前一队主狙。”

“对,怪我。”

顾顺忽然接不下去了。他看着一如既往和他斗嘴的罗星,坐在轮椅上擦汗,就像军营里每天完成负重练习一样风轻云淡地说些这些话题。

他当然知道罗星不希望别人可怜他,就像不希望看到三队狙击手对他说了十几声不好意思一样。

所以就用满不在乎的语气死命戳自己痛处,让别人觉着真不疼一样。你疼吗,罗星。顾顺没敢问出来,这块纱他不能扯,扯下了罗星说不定就真没过下去的意义了。

他只能笑笑,不痛不痒锤了罗星一下,提醒人时间到了,过犹不及。

评论(11)
热度(37)
 
© 岚止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