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hings后篇,一切前因后果还是玩偶师(撸主的懒病),简而言之就是养四只小鸟的故事,目标是达成某副老爷带着四只罗宾吃冰激凌的有爱场面,以上

 

哪一个罗宾是最好的罗宾?


许多人都好奇着这个问题——虽然蝙蝠侠本人阴沉孤僻,但谁也不能否认蝙蝠家族的出色。虽然现在在大多数联盟成员中,蝙蝠家族的秘密身份依旧是个迷撇去一直在外星游荡和刚刚上任的最新的罗宾不说,只从夜翼和红罗宾就可以看出蝙蝠侠对自己的继承者教导有方。


但具体说哪一个最出色——问起和蝙蝠家族亲近的其他英雄们,他们心照不宣的笑笑,但总也不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超人一开始听到这个问题,也是有那么一刹那怔愣,甚至有想去直接问蝙蝠侠本人的冲动,随即他就笑了——
那当然是迪克。


即便是以继承布鲁斯所有的一切为目标的达米安也不得不承认,迪克是最好的罗宾。


不论其他,是迪克创立了罗宾这个称号并且让它作为蝙蝠侠的助手广为人知;也是他以罗宾的身份开创了少年泰坦,让少年英雄和少年助手们有了开创自己天地的可能性。


当然,如果把这话告诉当事人,当年的神奇男孩说不定会乐的连尾巴都翘起来,连面罩都无法遮住他的眉飞色舞。于是所有的知情人都把自己的嘴巴捂得严严实实。


康纳听说之后曾经很认真的问红罗宾会不会伤心,提姆却风轻云淡毫不在意“他只是最好的,不代表其他人就一无是处不是吗。”


这是当然的,因为所有的罗宾都是独一无二的。阿尔佛雷德曾经这样自豪的说道,在他身边的布鲁斯正端着咖啡遮住了自己大半张脸,但一直注视着他十几年的克拉克怎么可能认不出那双蓝色双眸中的笑意。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希望看到所有的罗宾同一时间出现在自己面前——特指从某种意义上全是现任的。


“亲爱的,这是你自己说的,你爱他们每一个不是吗?”玩偶师甚至恶趣味的换了个黑发蓝眼的少年身体,投影在布鲁斯面前飘来飘去,东看看西看看躺在地上的三个少年——迪克,杰森和提姆。


虽然上一次知更鸟们及时救回了布鲁斯,但玩偶师却一直不死心的时不时出现做些恶作剧,甚至有一次和蝙蝠小子遇上几乎毁了半个阿克汉姆。无奈玩偶师存在的本身就是诅咒的载体,无法被彻底消灭,配上更换的载体和各种魔法,几乎就是防不胜防。


这一次,不知道又发了什么疯的玩偶师忽然回到瞭望塔的禁闭室说是要故地重游,然后听见了关于“谁是最好的罗宾”的讨论,接着,夜巡回蝙蝠洞的蝙蝠侠和罗宾就看到了其他的三个罗宾。


在回去之前蝙蝠侠就已经知道玩偶师来了(是的,万能的蝙蝠侠已经找到可以探测玩偶师的设备,)回程的路上已经给达米安做了心理准备,但看到四个黑发蓝眼其中三个还穿着罗宾制服的时候,达米安还是爆发了。


“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布鲁斯罕见的呆住了,但地上三个熟悉的样子和玩偶师那独一无二的的笑容让他立刻回了神。
简单的给达米安解释了一下并且让阿福带走以后,布鲁斯皱眉对着玩偶师又一次的恶作剧。


“啊,对了,我好像没说呢~”玩偶师从来都对蝙蝠侠的低气压毫无感应,依旧飘来飘去,甚至半坐在杰森的胸口扭来扭去,“他们啊,都只有和身体年龄相符的记忆哟,布鲁西~”


已经快变成玩偶师专属应对方式的扎塔娜正好从水中赶来,听到尾音的时候落地的魔法顿时失去一个音节,差点狼狈落地。


布鲁斯坐在大屏幕前,托着下巴看着依旧躺在蝙蝠洞里的三只知更鸟想着接下来的对策。


好消息是(已经习惯收拾烂摊子的)扎塔娜熟练的替三个罗宾检查之后得出精神和身体上并没有蓄意的伤害,留下魔法波动可能就是玩偶师的诅咒,但似乎是在慢慢消退,但那只是扎塔娜的一种感觉,具体需要的时间却也完全一无所知。


阿尔佛雷德并不是没有建议将他们搬回自己的房间,但是布鲁斯想了下却还是否决了,房间里有着太多来着对于他们来说属于未来的痕迹,这没有半点帮助。反而是蝙蝠洞,虽然设备一直在更新换代,但整体来说还是一如既往的风格,布鲁斯希望这能从某种程度上安抚一下醒来之后的知更鸟们,因此,他只是将他们搬上了蝙蝠洞里对练用的垫子上而已。


“唔……布鲁斯,我发誓以后会更加努力的,别让阿福在给我送牛奶了,我讨厌这个……”神奇男孩揉着后脑勺迷迷糊糊的起身——第一个醒来的是迪克。


布鲁斯不知为何松了口气。


“迪克,你最后记得的事是什么。”放软了语气努力回忆着自己最初对迪克的态度,布鲁斯开口问询,虽然只是少年的姿态避免了迪克和自己相处的最糟糕的时期,但了解一下还是必须的。


“嗯,应该是我追踪地头不小心滑了一下被发现,然后被绑在了港口的集装箱里,等等!”迪克终于感觉到了些不对,“我这次昏迷了多久!”


布鲁斯庆幸自己还记得那次事情,那是遇到小丑前,迪克因为被关时间太长出来的时候重度缺氧,在大宅里被阿尔弗雷德禁足了一周多。


“那次你昏迷了两天,”布鲁斯伸出手让迪克借力起身,“但现在已经是十几年之后了。”


“什么!”尚属于少年的嗓音因为惊讶而变得尖利,布鲁斯忍住揉耳朵的冲动,转身从桌上抽出两张照片——迪克的大学毕业证和夜翼泰坦的合照递给迪克,及时堵住了接下来可能会汹涌而来的询问,“看完这个再说话。”


迪克咽了口口水,盯着两张照片良久,才干巴巴的“哈哈”了两声,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布鲁斯:“那么,现在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布鲁斯拿起手边被倒扣的家庭合照重新放正,这是杰森在某次和达米安例行吵架以后无意中说出对于全家福没有自己的不满后阿尔弗雷德特意再去拍摄的,因为拍照的时候正好是夜巡结束众人还穿着制服只是脱下面罩,所以也只能放在蝙蝠洞里。


“哇,好多人。”听了简单介绍后的迪克小心翼翼的划过相框,语气里带着一点意外,“但是,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为什么我会离开。”


唇线刚刚有些放松的布鲁斯顿时僵住了,犹豫着要不要告诉迪克那些发生过的事情,或者说所有的事情。


“很多原因。”布鲁斯终究还是有些不忍心,含糊其辞的解释,同时暗自打算着等提姆醒了一定要多嘱咐几句,“一部分是因为有了新的罗宾,其他的……我们曾经有过很多争执。”


迪克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自然知道布鲁斯说的太过笼统,但是没人比他更了解布鲁斯,更何况后者的回答几乎就是明晃晃的掩饰。因此只是一个转眼,迪克顺意转变话题,指了指不远处依旧躺着的二人,“那么,他们就是我的弟弟吗?”

布鲁斯看着迪克好奇的靠近依旧没有半点知觉的两个“罗宾”,时不时小心翼翼的碰碰衣角或者是万能腰带,颇有些时间倒流的感觉——虽然对于迪克来说就是如此。

“布鲁斯。”迪克蹲在提姆旁边抬头,指了指楼上,“最小的那个……在楼上是吗?我可以去看看他吗?”


“去吧。”布鲁斯思考了半天,才答应,虽然达米安平日里相处的最好的是迪克没错,但是现在的迪克(罗宾时期)和正常的迪克(夜翼)从某种意义上可是相差很大的。


“哦,布鲁斯,我爱你!”迪克蹦了起来,开心的给了布鲁斯一个脸颊吻,就连蹦带跳的出了蝙蝠洞。


唔,好吧,也许这样的迪克对达米安来说会有更好的影响。布鲁斯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虽然自从知更鸟们都回来住之后,虽然彼此之间的关系都融洽了许多,只是这样的举动即便是对于长大后依旧有些一定程度的皮肤饥渴症的迪克来说也微微超过了些。只是……这样的感觉还不错。


“嘶,布鲁斯,抱歉我又睡着了。”还带着些许睡意却急着道歉的声音让布鲁斯快速从工作中回神。


哦,是提姆。布鲁斯的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个弧度,虽然这样说有可能会让杰森跳脚,但无论哪个时期的提姆,都要比杰森乖巧许多。


“提姆,你最后的记忆是什么。”


“嗯,我在处理泰坦的事情……最近布鲁德海文出了点事情,所以夜翼,把事情都交给我了。”看起来依旧疲倦的提姆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布鲁德海文,泰坦,交接事务。布鲁斯顺手把喝了一半的咖啡递了上去,不动声色的揣摩着提姆所记得的时间点,“泰坦里怎么样。你对他们的超能力掌握多少情报了。”


“超级小子的ttk最近这两天已经完成了第三阶段的训练,精准度提升了很多,巴特的速度可以保持在……”行云流水一般的汇报出个人的情况,提姆终于慢慢清醒了过来。


很好,超级小子和巴特都已经出现了,时间点的话应该在提姆真正接手泰坦之前,布鲁斯想着抓住了提姆的胳膊,压低了声线,“听着,提姆,你收到了魔法的作用。现在离那时已经有好几年了。”


    布鲁斯怎么也没有想到,提姆的第一反应会是掏出万能解毒剂朝两个人喷了好几下,确认不是幻觉之后直接拿出自己的掌机开始调阅蝙蝠主机里的日志。


“所以……现在你有了新的罗宾然后杰森也回来了?”即便是有着眼罩,布鲁斯也能想象提姆现在的迷茫的眼神,“然后……额?玩偶师?” 


    “你们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布鲁斯指了指提姆身后的杰森,“迪克和杰森,情况和你一样,都变小了,迪克的记忆还处在小丑出现之前最开始的时候。”


    提姆的手颤抖着几乎拿不住掌机,盯着布鲁斯身边的合照良久才倒吸一口冷气:“我希望和迪克谈一下。”


    “当然。”布鲁斯挑眉,指了指搂上,“他比你早醒过来一会儿,现在在楼上。”然后就看着提姆带着点踉跄的出了蝙蝠洞。


    好吧,只剩下最后一个了。布鲁斯思考了一会儿,还是起身帮自己再去泡了杯咖啡,准备就坐在一旁等着杰森醒来。


    “天,布鲁斯,你能上来一下吗。”警报系统忽然想了起来,伴随着的是提姆惊慌的声音,“迪克……迪克和罗宾打起来了!”


布鲁斯眼明手快地接住自己的杯子,担忧的看了眼依旧安静躺着的杰森,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气势汹汹的走向出口。


    尚未走入达米安的房间,就看到阿尔弗雷德脱下自己明显被溅了一身牛奶的外套,递给自己一个无奈的眼神。好吧好吧,布鲁斯脚步不停的上楼,对着依旧络绎不绝的打斗声感觉到了头疼——已经殃及到了阿尔弗雷德,意味着最起码其中一个已经快激怒到快失去理智了,而且很大可能是达米安。


    “布鲁斯!”在书桌上一个借力后翻,迪克一下扑进了刚刚打开房门的布鲁斯怀里,“他和你一点都不像,我不喜欢他!”


    “父亲!”和迪克的只是衣着有些狼狈相比,达米安略有些红肿的脸颊显示着他显然在刚刚的斗闹中显然是吃了亏,“玩偶师绝对对他们做了手脚!我不相信格雷森能够幼稚到这种境界。”


    布鲁斯把手搭在迪克肩膀上,示意后者冷静,转头看向躲在门外的提姆:“提姆。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我……我不知道。”在迪克惊讶的眼神下,提姆从楼梯口的阴影走了出来,“我刚刚上来的时候只听到了迪克在大喊些什么。然后我就没有进去。


    “迪克?”布鲁斯用着上扬的音调喊着自己的第一个养子,手上也用力微微下压。

    “我……”迪克咬了咬下唇,有些心虚的躲开布鲁斯的目光,“我只是问他母亲是谁。”


    “然后你嘲讽了我母亲!”达米安大喊,“你说我母亲最终还是没有和布鲁斯在一起。”


    “我只是说事实!”迪克反唇相讥,“在大宅里没有女性的生活痕迹,所以我只是问你为什么会这样!”


    哦,布鲁斯一手托住额头,他想起来了,在某个晚会上,曾经有女伴对着迪克口出恶言,却被他从通讯器里听到。之后当天的晚上的夜巡迪克的情绪一塌糊涂,甚至差点中枪,然后再布鲁斯的斥责中说出自己的忧虑——布鲁斯会不会因为出现的某个女性而放弃这一切。


    “嗨,迪克,我答应过你的,如果这个庄园真的有女主人你肯定会是第一个知道的。”布鲁斯揉了揉迪克头发,重复了一遍当时的承诺。


    “布鲁斯,我累。”迪克在达米安近乎要杀人的目光中紧紧抓住布鲁斯的睡袍,像是夜巡之后用尽力气软软的靠了上去。

 

 

“达米安少爷,能否先过来一下。”不知何时换好了衣服的阿尔弗雷德轻轻按住达米安的肩膀,及时制止了后者又一轮的爆发,“以及,迪克小少爷,现在是你的就寝时间了。”

“我要和你睡,布鲁斯。”迪克睁大了眼睛,恳求地看向布鲁斯。

“我送你回房间。”递给阿尔弗雷德一个感谢的眼神,布鲁斯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偏向了迪克。

“达米安少爷,请稍微冷静一下。”阿尔弗雷德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一个人趴在床上的不停翻滚的达米安。

“阿福,让我静一下。”达米安把头埋在枕头里,声音模糊不清,“我很不开心。”

“…那么晚安,达米安少爷。”阿尔弗雷德看了眼一片狼藉的房间,在明天需要的事情中记上一笔,就从善如流的关上门,留下一个安静的空间,然后转头,看向一直在旁默默围观的提姆。

“我猜我也该到了睡觉的时候。”面对管家的注视,提姆乖巧地耸了耸肩。

“是的,提姆少爷,您的房间里应该还有一些能穿的衣物,我猜也许您并不需要的我或者布鲁斯主人的帮助?”阿尔弗雷德向迪克的房间一偏头。

“我知道了,阿福。”提姆在自己的房间门口踌躇了一阵之后,再次看向静静站在自己后方的阿尔弗雷德,“明天早上……”

“您的爱好并没有改变,提姆少爷,早餐请不用担心。”

"那么,晚安?"提姆倒退着关上门,声音模模糊糊地从房间里透出来。

"阿福,帮大忙了。"布鲁斯从迪克房间走出来,我实在不想一晚上看见那么多…"

"我的荣幸,布鲁斯老爷。"阿尔弗雷德微一欠身,"那么,接下来需要我准备夜宵吗,还是您也需要一声晚安。"

"不,杰森还没醒,我要去看着他。"

布鲁斯简单的陈述者,“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好吧,阿尔弗雷德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那么今天晚上我会帮您准备夜宵的,但是如果明天早上还没有起色……”

“我会继续陪着他。”布鲁斯蹙眉,显然明白了阿尔弗雷德的意恩。

“请容我反对,老爷,你不能这样不顾自己的身体。如果明天早上你还坚持不睡觉的话我恐怕得叫外援了。”

“不行,阿福!”布鲁斯板起脸,“现在这个情况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我还以为经过了这么多事情,肯特先生已经是大宅里的-员了呢。”阿尔弗雷德戏谑地笑了笑。

“这不一样。"布鲁斯-口气喝完了咖啡,“雨且最近莱克斯集团的基金有些不正常的流动,恐怕又会有什么针对的行动了。”

“但还有另外一个不是吗。”阿尔弗雷德体贴的提出另-个人选,“我相信提姆少爷是不会反对见刭自己的队友的。”

“我会考虑的。”布鲁斯沉默了半喃,还是妥协了。

“那么,我去准备夜宵,当然明天我会准时通知您上来吃早饭的。我想比起您的臭脸杰森少爷会更喜欢我的小甜饼”阿尔弗雷德整了整自己的袖口,说完转身就走,不给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小主人一点反驳的机会。

漫长的夜晚。

提姆在床上被阳光弄醒的时候恰巧是早上八点半,摇晃着头让自己清醒些的同时,闻到了一股迷人的吐司味。

“早上好,阿福还有……?。”随便套上件昨晚翻出来的t恤,下楼之后果不其然看刭了满桌的早餐和一个满眼通红哈欠不断的达米安。

“早上好,提姆少爷。”阿福为提姆倒上一杯红茶,“昨晚睡得还好吗?”

“非常好。提姆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在我这里,这段时间一直住在泰坦,也有-段时间没有回来了。”

“哼”。达米安发出-个徼弱的鼻音,随即在阿尔弗雷德不满的眼神下一口叼走掉三明治里的培根之后转身就走,“我先上去睡了。”

评论(7)
热度(82)
  1. 春虫虫窝岚止涧 转载了此文字
 
© 岚止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