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们一向是非常注重家族聚会的,从第一代的JAY到穿越时空而来的巴特都是如此,因此每周无论在忙碌,都会聚在一起。即是说除非正义联盟有不得不离开地球的任务,也会另找时刻来聚会。说是说聚会其实也只是吃吃喝喝闲聊一下,或者这个吐槽下蝙蝠侠和超人又吵架了,那个抱怨下兽孩又把自己存货吃了。偶尔,在聚会的时候,无赖帮也会出来活动下,而这时,就是难得的全体出动的时间了。

    只是今天,抱着一堆垃圾食品的wally像往常一下冲进屋子的时候,看到的只有抱着爆米花看着上世纪经典爱情电影的Jay。

    “嗨,Jay,下午好,barry和巴特呢?”wally放下手中的购物袋抬头看了看时间,确定不是自己来的太早了。

    “喔,barry刚刚来过了,说有点事情。”Jay瞬闪到wally身边,扒了扒购物袋,顺利找到自己喜爱味道的薯片之后又是一阵风回到沙发上。

    “那么说巴特,又迟到了。”挠了挠头,wally冲到厨房给自己拿了瓶汽水也坐到了沙发上撅起嘴巴看着色调昏黄的电影。

    “嗨,小子,你也迟到了好吗。”Jay哈哈大笑揉了揉wally的头发,虽然拥有常人无法所及的速度,但总是迟到也算是闪电家族的特色了。

    等到电影放完,wally睡着第二次后醒来还是没看到巴特的时候,顿时感觉有些不对了。看着身边同样睡着的Jay,wally从卧室拿了条被子给后者盖上,掏了掏裤袋发现手机没带后就直接冲回泰坦下,早上出门的时候确实是看到巴特睡眼惺忪的抓着jaime在吃早餐。

    欧不!wally捂着自己的眼睛转身,他发誓以后一定不会再不敲门进红罗宾的房间——还有超级小子的!

    tim淡定地站起身,从身旁的床头柜上拿起眼罩戴上,顺手拉起已经半石化了的超级小子。

    wally迟疑的慢慢转身,偷偷从半开的指缝里瞄了眼提米的脸色,才结结巴巴地问着巴特的行踪。

    “前两天我好像听到他和BB说今天要和蓝甲虫出去。”conner总算把自己脸上的热度给压了回去。

    “他竟然前两天就说好今天要出去了!”wally顿时皱起了眉头。

    tim耸肩:“今天可是情人节,巴特准备了很多东西。”

    wally顿时卡壳了——好吧,路上的确一路都是粉粉的颜色,以及遍目的鲜红玫瑰,但是说真的,让一个单身的去注意这些,还不如……等等,来的时候好像泰坦塔里没有其他人!快速扫了周围一圈,看到书桌上拆封的巧克力,再看一眼tim和conner,wally默默把心里的抱怨都咽了回去:“哈哈,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先走……。”最后一个音节还没落下,房间里就只剩下两个人了。

    好吧好吧,情人节。wally坐在甜品店里看着身边都是一对一对,以及周围粉粉嫩嫩的装饰,再次逃了出去。就这样回去吗?wally端着刚刚打包出来的圣代深深憔悴了,家里只有Jay,巴特出去约会了肯定短时间回不来,barry……等等,barry有事?!不会是约会吧?!

    wally掏出自己从泰坦塔大厅带走的手机,快速给dick打了个电话,要情报神马的果然还是找蝙蝠家的最靠谱。唔,相信dick看在和自己是竹马竹马的份上应该不会计较被打扰和漂亮小姐们的约会的。

    果然嘟了三声电子音后,电话被接起了——“嗨,dick我想问你今天正义联盟——嘟……”wally一脸无辜的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炸了眨眼,考虑了一秒钟回泰坦问(打扰)红罗宾和再次打电话之中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再次拨打了电话,然后这次连接都没接就直接挂了。

    正当wally思考着要不要还是回泰坦一次(冒着被报复的危险)的时候,电话想了,拿起来一看是dick回拨了。

    “嗨,wally。很抱歉刚刚……是kf不是brabs,小翅膀你别……”话筒里传来dick似乎比以往更加欢快的声音,唔……虽然很快就是一阵争抢的声音,等到wally吃完了最后一口圣代,dick似乎终于抢回了电话,“wally,怎么了?”

    “今天联盟有什么大事件要解决吗?”wally从脑子里挖出另一个声音的主人——dick的二弟杰森,哥谭的红头罩,确定没有打扰到自己竹马的好事之后才慢悠悠的问道。

    “大事吗?”对面响起了dick敲打电脑的声音,背景里似乎还有某人冷哼声,“唔,虽然没有需要全部出动的外星人入侵事件,但是各地还是有点事情,考虑到今天是情人节”又是一声冷哼,wally对天翻了个白眼,虽然对蝙蝠家族的个性有所了解,但是第二任的罗宾说实在的某些方面和现任的那只年龄几乎没有差别,“所以就直接让"夫妻档"上了,比如绿箭和黑金丝雀,沿海地区都交给海王和海少侠一家了,还有B和su……”

    “那我叔叔呢?”wally毫不犹豫的打断了dick的絮絮叨叨.

    “闪电和绿灯在海滨城呢。”电话又被dick身边的人抢走,几乎是象征性的问了句“没其他事了吧。”就第三次被挂断了。

    海滨城啊,和hal叔叔啊。等等!夫妻档!情人节!约会?!黑体加粗一号字体顿时在wally脑子里刷屏了。虽然barry在和iris离婚之后这么久一直没有交往很长时间耳朵女朋友,hal还经常蹭住在barry家里,但是交往?!barry明明从来都只有女朋友,而且听红头罩的口吻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自家叔叔辈拐走了为什么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到的?!

    额,等等!wally看着眼前明显是精心布置过的场地——不是绿色的,审美完全是闪电家金红色调——还有自家叔叔手里拿的巧克力,胸中一口闷气就噎在了喉咙口。下一秒被身后的力道一带眼前的场景一换。

    “那啥,wally,我们不是故意瞒你的,本来是想晚上带他们来的。”眼前一花bart就绕到了自己面前。

    “晚上?”wally眼角瞄到了蓝甲虫的身影,但是脑子已经十级地震,只是呆呆的 重复着Bart的话。

    “唔,Jay没有和你说吗?”barry一阵风带着一脸傻笑的hal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了过来,“Bart觉得我们聚会有的时候人少没什么事做,就提议说要不要把,恩,伴侣带过来。” 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barry的耳尖有些红了。

    “好吧好吧!”wally总算回过神来,举手投降,“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知道,就是不告诉我!”

  “当然是怕你伤心了,毕竟你很爱Iris不是吗?”Bart笑嘻嘻地把Jamie拽了出来。

    wally挠了挠头:“好吧好吧,总是你有道理。”虽然说看起来年龄差不多,但是wally总是对穿越来的Bart没有什么办法,況且对于barry和hal——其实仔细想起来hal对自己有时也是特别殷勤?泰坦和联盟合作的时候,就像超人和蝙蝠侠这对wf是最好的搭档一样,如果没有其他特殊安排,似乎闪电总是和绿灯在一起;hal寄宿在barry家里的时候,虽然后者有时也会抱怨,但是也会自觉下班,说回家也会特别开心……

天哪,wally敲了敲自己脑袋,抱怨着自己的迟钝,明明有这么多迹象竟然完全没有发现。抬头看着barry一脸担忧的神情和身后与他十指紧扣的hal。wally终于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又露出与平时无二的灿烂笑容——

——“现在,可以继续我们的聚会了吗?”

    “当然!”Bart一脸兴奋,话音未落就已经消失在了眼前。barry露出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拍了拍wally的肩膀,”来比赛不谁先回家吗?“

”当然!“wally一脸兴奋,无论如何,barry总是自己最亲的亲人,闪电家族总是最团结不是吗?

hal看着不过几分钟就空无一人的地方,慢悠悠的飘了起来朝闪电们消失的方向飞去,顺手摸出了手机——

——”嘿,卡罗尔,我有件事……“

E.N.D

彩蛋

“Jason……”dick一脸无奈(宠溺)的看着狠狠将自己电话扔向墙角的二弟,后者没有一点羞愧反而回剜了一眼。正当后者被自家脸皮防御度直逼酥皮家族的大哥软化之时——天不遂人愿,蝙蝠家的通讯器开始在桌上“嗡嗡”作响。

“batgirl?嗯哼?”红头罩的声音妥妥的遗产了蝙蝠养父的精髓,足以吓坏阿克汉姆中半数的罪犯。而对此布鲁德海文的骑士夜翼先生虽然对此毫无压力,但是作为好兄长和完美情人dick Grayson还是乖乖地举手投降,完全无视了震动的越发欢快的通讯器。

“所以,这就是你的完全不受打扰?”Jason觉得自己的肺都快气炸了,好不容易支开法外者的伙伴到布鲁德海文,在所有人之前预约了自家大哥的情人节,甚至还特意回了趟哥谭盯着恶魔之子的调侃“告知”了蝙·蝠·侠,结果呢——一个又一个的电话!

“好吧好吧,我知错了。”dick眼瞅着自家小翅膀的怒气值快满条了,赶紧举手投降,冲过去给了一个充满了wonder boy热情的熊抱,“嗨,小翅膀,你要相信我,今天我一整天都是属于你的,那些——”努了努还在停歇了三秒钟又在不停震动的通讯器,“只是意外。”

“意外个大头鬼,你这个人型自……唔……”

面对嘴炮最好的方式是什么?自然是一个深情的kiss~如果对方拒绝呢——

——dick眯起眼睛享受着Jason充满怒气的回应表示毫无压力。

tim托著下巴看著還因為wally極速的離開而慢慢擺動著的房門,臉色上陰晴不定看不出一點心思。kon不由得把頭邁進枕頭里——這就是有一個蝙蝠家出品的戀人的壞處,好吧其實也不是壞處,只不過有時完全猜不透對方心思,這種感覺真的是……嗯?

kon感覺到自己的手臂被輕輕捏了一把,抬起頭就看到tim拿著一塊巧克力往自己緊閉的嘴巴上戳了戳,眼瞅著毫無反應——

“張開嘴巴。啊。”tim用的是平時紅羅賓任務時候的聲音和口吻,但是臉上掛上的是最純良的笑容。

“額,這個,我,那什麽,唔,好次!”kon的臉瞬間又變成了番茄,語無倫次的不知道在說著什麽,但眼瞅著自家戀人幾不可見的瞇了瞇眼睛,趕緊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口吞了下去,隨即就被
入口即化的巧克力給吸引了,甚至沒注意剛剛不小心舔到的指尖。

黑巧克力,淡淡的苦澀之後是可可的香甜,不是很甜,恰恰是最好的自己最喜歡的程度。

“你自己做的?!”kon意猶未盡的咂了砸嘴,略帶著點驚訝。早知道,對方可是紅羅賓啊,永遠日理萬機有時候連約會都沒有時間的紅羅賓竟然親手做了巧克力!

tim搓了搓已經自然垂下的手指,心裡總算是鬆了一口氣,要知道為了這東西,可是待在了一家能自製巧克力的小店裡一天,最后還忍不住求助了阿福。 所以,作為回報——又拿了顆巧克力,無視了面前某隻半氪星大型犬球投食的神情放進了自己嘴裡。

然後俯身雙手搭住瞬間灰暗了臉色的某隻的肩膀上,咬住對方下脣用舌尖輕輕將融化了的巧克力推送過去。

唔,或許,剛剛被小閃打斷的可以繼續了,喘過氣來被反推在床上的紅·計劃通·羅賓滿意的露出一個笑臉。

评论
热度(44)
 
© 岚止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