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克的双手在双侧无意识得握紧了,他看着迪克,忽然思绪飞了出去,意识到眼前的夜翼早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穿着罗宾制服的小男孩了,他接受了蝙蝠侠最好的教育,已经和他的养父一样长成了一个出色的超级英雄——和一个敏锐的侦探。

“克拉克。”迪克忽然放软了语调,“你要明白,我们今天过来不是因为你怎么样,而是为了布鲁斯。我们都知道蝙蝠侠比任何人都要坚强, 但是布鲁斯不止是蝙蝠侠,就像是你也会受伤是同一个道理。”

“嘟…嘟嘟嘟……火星猎人呼叫超人,根据地表检测,xxx,yyy坐标将在半小时内发生海啸,请在职的人员立刻赶往疏散人员。”

“呵,拯救世界。”杰森忽然笑了起来,“卡拉克肯特,卡尔艾尔,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顶着迪克不赞同的目光,杰森不管不顾的继续说了下去,“你,我,老家伙,包括小红鸟和这个最小的家伙(陶德谁让你拍我脑袋了!)我们都是一样的,从戴上面罩开始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去面对任何情况,包括受伤包括去死。”

“杰森!”迪克冲过去却被提姆拦住,就连达米安也是扭过头去,放任自流的样子。

“你以为你是做给谁看,”杰森掰着手指,“说到底,这世界不是没了谁就不能活,还是万一布鲁斯真的活不过来了,你准备建个正义领主还是不义联盟。”

“我没有!”克拉克大叫起来,这样的质控实在是有点吓人,特别是有可能之后会被某人听到的情况下。

“如果你没有,那么就去做你该做的事情。至于你和老家伙之间的事情,我可不像迪基鸟,懒得掺和也不想掺和,有什么话到时候面对面说去。”杰森指了指通讯器。

克拉克来回看着迪克和杰森,最终还是缓缓飘起。

“嘿,克拉克。”迪克在身后低声说着,“小翅膀说的没错,你和布鲁斯之间的问题只有你自己解决,但是布鲁斯的个性……我们都不希望他受到任何伤害,如果你没有决心的话,至少对于我来说,还不如保持现在的情况。”

“我不知道。”停滞了一下,超人的声音从未像现在这般犹豫,“如果所有的事情都是错觉呢。”下一秒,只看到红蓝的身影消失在晕机。

“哼,胆小鬼。”杰森不满的哼哼,“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在纠结。”

“那你干嘛不先对B说一句我很在乎你我爱你。”提米整理着自己的披风,头也没抬在杰森心口上戳上一刀,

“你在瞎说些什么!”杰森差点被光滑的地板绊倒,气急败坏。


“你们还要闹到什么时候!”达米安身边开始黑气缭绕,“还不回去找戒指,还让要父亲睡到什么时候。”

“我的错。”安抚弟弟总是迪克最顺手,说话的同时开始在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操作台上设置着什么,“提米你先去瞭望塔,通知扎塔娜和命运博士来一下——哦,对了, 顺便查一下康斯坦丁,上次他来的时候我把他的魔法印记给保存在了电脑里,看看扎塔娜能不能抓到他——今天应该是J'Onn值班,等等让他一起到禁闭室。”

“收到。”提姆戴上面罩,“那队长呢。”

“除非你找得到沙赞。”迪克在达米安怀疑的目光下,娴熟的将操作台推到一边,看着红罗宾消失在传送光柱间。

“你就这么确定那枚戒指是最后一个,格雷森?”

“如果不是的话,那么就得把你塞进去了。”杰森恶意地裂开嘴。

“哇哦,还真是大胆的发言,你怎么就会觉得我会比你这个亲生儿子更好用。”

well,还真是兄友弟恭。迪克在传送光柱笼罩下来的时候想到,真想把这一幕录下来,让阿福看看,相信他一定会欣慰的停止一个星期的小甜饼供应。

“我去找父亲!”达米安在眼前的画面闪现到蝙蝠洞之后,一下跳了起来,却被身后的迪克和杰森一人一只手臂抓住了。

“不,你去把箱子拿过来,大米。然后我们去瞭望塔做完最后一个流程。”和杰森两人连拖带拽的把完全不配合的达米安拉上楼。

“不!那个粗暴的红桶一定会把父亲弄伤的!”达米安奋力挣扎,无奈力量差距还是太大,被两人丢出蝙蝠洞。

“等你什么时候超过你大哥再说吧,小矮子。”杰森嘲笑的话语被关在墙内,气的达米安一脚踹上去却只有脚趾上钻心的疼。

“小翅膀。”杰森一回头看见的却只有迪克一张纠结的脸,“你觉得我很矮吗。”

叱咤哥谭东区控制了一大片黑帮的超级英雄红头罩眼尖的看见布鲁德海文的守护者已经把手伸向腰间万能腰带电击枪的那一个,思考了一下时间地点,就从善如流的回答道:“是挺矮的。”

“唔。”出乎意料的,迪克只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等阿福醒过来我会告诉他你的功劳的。”

“哈?”

“我会告诉他你有多爱布鲁斯。”迪克从腰带里掏出录音器,“还有你和大米的有爱相处,相信我,你一定能在这里住上一个月——没有小甜饼。”

杰森僵硬了一秒钟,嘴硬反驳:“哼,你以为我还会留在这里吗?”

“除非你一辈子都不想吃了。”迪克转身轻快的走向更衣室,“当然,考虑到你已经有200磅了,或许你该和毒藤或者凯瑟琳请教一下食谱。”

“…你到底想干嘛!”杰森跟在夜翼身后,脚步重的简直能把蝙蝠都给震下来。

“留在庄园一个礼拜,乖乖的。不许吵架不许打架。”

“你以为你是我老妈吗,迪基鸟。”杰森靠在门口,看着迪克熟练的掏出蝙蝠侠万能腰带中的氪石戒指,不满的撇嘴。

“你自己选咯。”迪克从旁边的抽屉里找出铅盒,把戒指装了进去,“你去把布鲁斯抱出来,等等我直接把传送位置定位到医疗室。”

“遵命,老妈。”杰森随手手上的手套往控制台上一扔,走向医疗室。

还真是……软弱的样子。看着在一堆顶尖医疗监护设备中的布鲁斯,杰森忽然有些不习惯,走上前将手轻轻搭在颈动脉上感受着微弱的跳动。

“睡美人也该是时候醒过来了,不是吗。”迪克在他身后轻声说道。

杰森嘴角一抽,轻轻把各种仪器移开,:“别恶心人了,迪基鸟。”

“关于这个诅咒,我一直在想……”

“有意思的论断。”杰森一把抱起布鲁斯,“但是这次我支持你,迪基鸟,也许之后我们有一场好戏可以看。”

“你们两个还在磨蹭什么!”达米安气急败坏的在外面吼道,“还不快点出来。”

“走吧。”迪克推开医疗室的门,“是时候让布鲁斯和阿福回家了。”


话说如果我想把这篇和其他的开印刷成本的话有人要吗_(:з」∠)_现在所有的文都会有。

应该还有一两次更新就能结束这篇了


评论(5)
热度(31)
  1. 春虫虫窝岚止涧 转载了此文字
 
© 岚止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