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Bruce:
    
    hi,bruce,首先是我们的祝福——生日快乐。

恩,我是dick。(当然,布鲁斯嘴角露出一抹微笑,dick这个大哥一向都有身先士卒的觉悟。)虽然刚刚说过了,但还是生日快乐。之前在策划的时候我就在想,每年我的生日你和阿福总是想方设法的为我庆祝,满足我那些天马行空的愿望,甚至把大宅弄得一塌糊涂,阿福现在可没少说过我那时的壮举。但是你的生日总是轻而易举地被糊弄过去——工作工作和工作,谁也没办法把你从哥谭这个情人的身上夺取你的目光你的关注——当然,布鲁西宝贝的生日宴会除外(臭小子,布鲁斯抿紧了嘴巴)。就算是一开始,我和阿福给你做了蛋糕,你也总是不屑一顾,而且那时候只有我们三个一点也不热闹,小翅膀来了之后也没差多少,他总是支持你的一切。再之后,你也知道了。恩,我一直在想,那时候我究竟有多蠢,竟然放任你一个人,叛逆期还真不是好东西。再之后提姆来了,但是我也没像之前那样在乎这些了,我有了泰坦有了布鲁德海文,忙的像一个陀螺,这次总算聚在一起就商量着要不给你个惊喜吧。但说实话,你缺什么,钱财方面你想怎样就怎样,看看那眺望塔上的各种供应,小闪当时这么努力提升自己可是自己说过,除了他叔叔的榜样,瞭望塔的食物供应也是他梦寐以求的(布鲁斯挑眉,想起了卢修斯对着财政预算的怒吼,或许是时候可以采纳一些他的意见了)。不得不承认,Timmy绝对是最了解你的那个,你猜猜他的回答是什么——时间。多少美好的夜晚都被你的粉丝团给打扰了,首当其冲的就是小丑,每次他出现,就代表着你又几天几夜只有几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了。顺便说一句,就冲着这点,阿福曾经无数次想念着他的左轮枪,用那小可爱一枪毙了小丑,就为了让他家亲爱的小主人能有正常的作息时间——虽然在我看来,就算没有小丑没有那么多罪案,你的作息还是会一塌糊涂。 唔,话题又跑远了——但是今天晚上就可以放心啦,上次达克赛德来时候的母盒能量,Timmy私藏了一点,在今天晚上的阿克汉姆应该是在某个时间裂缝里面,没到时间是出不来的——关于礼物方面呢,我们都想了很久,不是说想不出来,只不过不想被别人知道,打了半天哈哈,才想着也许能给你写封信说些话……吧?Babs曾经吐槽过不知道多少次,我们四个其他的没遗传到,嘴硬心软变扭到死是真真一致,我也倒算了,但是小翅膀你懂得。虽然我这上次讹了他让他留在庄园一个礼拜,但就你们见面那僵硬的气氛真的实在难受,就拿说句话都要在心里滚三遍的节奏,看着心太累。恩,以下就交给小翅膀吧,你放心,这封信是经过特殊处理的,除了你谁也看不出里面的内容。噢噢噢,对了,还有一句话,布鲁斯,别再逞强了,只要你一句话,所有人都会过来,I love you no matter who I am

   
老家伙,生日快乐。…… (全部涂黑) 
    …… (涂黑) 

    好吧,我不想迪基鸟那个家伙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口无遮拦。但写下来的确要比面对你好多了(布鲁斯摸了摸自己的脸,皱起了眉头),迪基鸟其实一直在旁侧敲击,最主要的问题就像他说的那样,小丑的事情其实我早就已经不记恨你了。你把我捡回家之后,当罗宾的日子是我一辈子最好的日子,我到现在都如此认为,从成为罗宾的第一天,迪基鸟就曾经和我炫耀过他的被绑架的历史,就是为了提醒我有多危险,所以,之后的种种都是我自己选择的。(端着咖啡的手,没控制住一晃,差点洒在信纸上)那时候说起来也是我自己傻,蝙蝠侠从不杀人这点连哥谭的小混混都知道,但那时就想着自己都被害死了都不能破一回例吗,而且看到鸟宝宝的时候就有种自己根本不重要的感觉,但说回来,我也是迪基鸟的替代品,连制服都是拿的他的,这点上不只是我,也是那个小混蛋的心结。(布鲁斯擦掉了手上的一点咖啡渍,叹了口气)。只不过自从我复活回来,每次面对面我控制不了自己,你也没说什么好话,一来二去恶性循环,真的是关系越来越差,连带着看鸟宝宝也不顺眼,他和你的默契真的是看着太难受。……后来你失踪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虽然闹得挺严重的(哼,当胸一枪) ,但有些事情大家也都是打着打着就互相理解心知肚明了。不得不说,鸟宝宝的脑子真的是很好用,也帮了我不少忙,比那个小混蛋好了十倍不止。这次你被玩偶师弄晕的事情让我从迪基鸟嘴里撬出来不少东西,我从来没有想到你竟然会绝望到那种程度……我很抱歉,布鲁斯,关于我刚刚复活时候所做的一切。但关于其他的,杀人的问题,我还是不想让步,仅仅靠恐吓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所以蝙蝠侠做不到的就由红头罩去做,东区方面你也不要再多纠结了(布鲁斯皱紧了眉头)。上次被迪基鸟坑了在大宅里住了一个礼拜,还不准我吵架,住的我难受死了,但说实话,有阿福在,万事不用操心的感觉太好,介于我的房间还保持完好,我想你应该还是不反对我住进来的吧——当然只是偶尔,我在东区有自己的生意,而且也要和ROY他们出去,门禁什么的就算了吧。还有!我的房间绝对不允许除了阿福之外的任何人进去,特别是那个小混蛋和好奇心突破天际的迪基鸟,以及最为交换能不能别再查我的安全屋了,安全屋就是除了自己别人都不知道的地方,这可是你交给我的,但是我已经是第五次在新的安全屋里发现你的监视器了,我需要隐私,老家伙(布鲁斯摸了摸下巴,想了想觉得杰森还是需要再次教育,毕竟自己装了监视器的有七个)。最后,恩,我,好吧……我还是说不出口,但就跟迪基鸟一样,需要的时候我总是会过来,不管是作为杰森或者是曾经的罗宾还是现在的红头罩——他写的时候愚蠢地在下面垫了张纸,所以我全都知道。

评论
热度(28)
 
© 岚止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