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兄弟,这两天怎么样?”wally一阵风一样的闪到座位上,口袋里的黄色布料还露出一个角。

    dick一脸生无可奈的趴在桌子上,举起一只手摆了摆。

    “唔,好吧。”wally眨着眼睛,“等等先让我点点吃的。”

    dick一脑袋载进胳膊里。

    “dick?dick?”wally点完了食物,好心的戳了戳自家竹马,“你到底怎么了,失恋了,被大蝙蝠骂了?”

    “我……咳,咳咳”dick一张口,还么说两个字就想被呛到一样,接着吐出一朵花。

    “哇哦,兄弟,你这是……出了什么问题。”wally呆了半天,拎起那朵花看了半天,然后轻轻放了回去。

    “我怎么知道。”dick觉得喉咙好了点才轻声开口,“前几天不是阿克汉姆狂欢又开始了么,我去帮忙追毒藤的时候被她不知道什么东西吞了之后就变成这样了。”

    “这样?”wally显然还没缓过神来。

    “一张嘴说话就…咳,咳咳咳咳”十分应景的,又是一朵;两朵花出来了。

    “这真是……灾难,对你来说。”wally伸手戳了戳桌子上的花,“不过这配色…还真是你的品位。”

    “这花语和他更配。”Barbara忽然从wally背后出现,把手袋往桌上一摔,“文心兰——活泼,快乐,啧啧,还有隐藏的爱。”

    “噗——”wally非常不给面子的笑喷了,还差点把刚刚拿到手的蛋糕掉到地上,“哈哈哈哈,dick我怎么不知道你还喜欢玩暗恋。”

    “wally·west!”dick火冒三丈,但对着下一秒已经吃成仓鼠的闪电小子毫无办法,只能转移目标,“我的问题你到底问出来没有?”

    “well,问出来了。只不过嘛,”Barbara无比顺手的拿起dick刚刚续杯的咖啡,“幸运的是Raven知道是怎么回事——花吐病,说话吐出花瓣的一种症状,如果长期不进行治疗将会面临死亡,可惜的是该症状无药可解,治疗方法为和喜欢的人一吻,而且吐出的花瓣触碰者似乎会传染。”

    “不会吧!”wally大叫,死盯着刚刚碰到花瓣的手,恨不得马上跑到时空重启。

    “放心放心。”Barbara含着吸管,口齿不清,“传说是传说,我们那时在蝙蝠洞里为了研究都碰过了,要传染早就遭殃了。”

    “呼,还好还好。”wally顿时松了一口气,及时拯救了了时间线。

    “你们,还没有同伴爱啊啊啊啊咳咳咳咳。”

    “得了,你还是不要说话了。”Barbara看着都觉得喉咙难受,从包里拿出一个小装备,“拿着,带好,这个刚刚看到加尔(野兽小子)玩的游戏之后想起来的,放在领口,可以感应你喉咙的动作,帮你说的话变成文字泡,不用开口。”

    dick急忙别到领口,谢天谢地他今天穿的是衬衫。

    【我简直爱死你了babs】一大串文字泡顿时出现在dick头上,大一字号红色的半透明大字。

    “等等,我在来设置一下。”Barbara赶紧把夹扣从dick领子上扒下来,从手袋里拿出笔记本开始调试,“还有,别爱我,我可不是你能解除诅咒的那个幸运女孩。喏,好了,拿去试试。”

    “这样?”迪克只是嘴巴稍微蠕动了下,身边又开始冒字了,这次低调了许多,是在肩膀旁边,字体也小了许多,“但是说真的,你怎么知道不是你。”

    “哦。”Barbara放开吸管,扭过身按住dick的肩膀直接亲了上去,一触即分,末了还舔了舔嘴唇,“唔,说句话。”

    “cool~”wally简直想拍手叫好。

    “我—咳咳咳”

    “看吧,不是我。”Barbara一摊手,神色无辜,“他可有无数选择,我只是个…初恋,是初恋吗?”最后一句问话简直要把wally笑道椅子下。

    “嘿,babs,我确信我记忆没问题。只不过,我总不见得一个个试过来吧,那么多……”迪克又趴了回去,唯有文字泡不断冒出来彰显着那兀长的情史。

    “找几个你记得比较深的呗。”Barbara眼明手快抢过wally还没染指的最后一块披萨,塞进嘴里,“唔,你慢慢去找吧,我还有事情,阿克汉姆大狂欢,布鲁斯最近脾气爆的要命,我还得回去乖乖工作。”

    “bye~”wally欢快的和Barbara挥手,回头看着一蹶不振的dick,“兄弟,你准备从谁开始…”

    dick抬头,幽幽露出一双哀怨的蓝眼睛,对视了半天又一头栽了回去。

    “Jason去接通讯!”

    “滚,在主控室你不接还想让我接!劳资有事。”

    “还不是包养你那两把枪,拜托,我好不容易……”

    “Roy,你在干嘛?有通讯干嘛不接。”

    “见鬼的,Jason你坏了我好事。”

    “哈?你家小红鸟的留言让我们回去。”

    “什么鬼!”Jason满手枪油冲了出来。

    Roy用眼神努了努旁边的星火,偷偷竖了一根手指示意来骚扰的是大的那只,只是不太好说。

    “那个混蛋又有什么事情。”Jason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我怎么知道。”Roy耸肩,“这里你说了算,回去不。”

    “啧,设定坐标。”Jason来回走了好几圈,扔下一句话,“要是在没事找事……”

    “口硬心软的家伙。”Roy嘟囔着。

    “这么说,我们得回地球了,不去%T&%了。”星火一脸状况外。

    “alpha发话了呗,回去带你去拉斯维加斯玩,包你满意。”Roy搂过自家女友,单手操作设定坐标。

    “真是……”Jason翻了个白眼,自觉退出主控室。

    “哥谭……还真是个民风和谐的地方。”Roy搂着星火,对于刚刚下来十分钟之内就遇到五波搭讪的,其中三个搭讪不成还出手了。

    “少罗嗦。”Jason全副武装,面罩下的脸色十分难看,约好了人不出来这种事情……

    “等等,这个涂鸦是蝙蝠侠吗?”Roy忽然被墙上的某副涂鸦吸引了过去,“我怎么觉得这就是一个胖鸟呢哈哈哈哈。”

    “谁?唔!”

    “是我,咳咳咳咳。”被红箭和红头罩同时拿武器指着,就算是夜翼也不敢托大,冒着生命危险赶紧出声——虽然又开始吐花了。

    【放松放松,是我是我!】文字泡一个一个从夜翼头上冒了出来,【我只是想借星火用一下。】

    “用一下?”Roy一脸怀疑。

    【简而言之就是我中了诅咒,说话就会不停吐花,吐到死为止,除非我亲到了我暗恋的人。】夜翼手舞足蹈的解释着。

    “兄弟,你知道现在他是我女朋友吧。”

    【每次通讯你都要说三遍以上。】

    “你也知道他现在不记得你了吧?”

    【我还没老年痴呆!只是打晕了之后亲一下,死不了人的!】

    眼看着红箭就要过来抢人,夜翼赶紧弯腰对着刚刚被自己打晕的少女就是一个亲吻。

    “卧槽!”接住自己被用完即抛的女朋友,Roy整张脸都黑了。

    “就这样就可以咳咳咳咳。”夜翼已经半蹲在集装箱上,保持着安全距离。

    “计划失败。”呆在旁边看了半天的Jason嘲讽的笑了起来,“可怜的迪基鸟,连个真爱之吻都得不到。”

    “住嘴!小翅膀!”夜翼狠狠的剜了自己二弟一眼,下一秒却觉得自己身体不受控制的飘了起来。

    “什么鬼,迪基鸟你干了什么。” 同一时间,红头罩也飘了起来,头上的面罩还被不知名力量给扔到了地上。

    “wow”红箭呆呆的看着空中的二人就这样越靠越近越靠越近——

    “完美。”暗处,Barbara一脸计划通。

    “什么情况!”一吻完毕,操纵着两人的力量瞬间消失,两个人顿时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疼疼疼疼疼。”dick一瘸一拐的站了起来,面前是一脸呆滞的红箭,“等等,我不吐花了!”

    “真爱之吻……”Roy看着夜翼身后已经被黑气笼罩的红头罩,想起来某人刚刚说的词汇——瞬间得到两组石像。

    “合作愉快。”Barbara愉快的把照片上传到云端,确定不会被夜翼删除。

    “合作愉快。”Tim收起自己的随身电脑,扯了扯身边的kon,“快点撤吧,他们回过神来就不好了。”

    “不用担心。”Barbara甩了甩头发,随手一指,“他们顾不到我们。所有的童话都有个好结局不是吗?”

    ↓

    红头罩正把夜翼按在墙上——一个深深的kiss。


E.N.D

评论(5)
热度(56)
 
© 岚止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