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诚和明楼在法国的时候事事都需要自己操心。不是说请不起保姆,只是二人都不是普通留学生,书房里有太多东西,请了也不放心。于是,明诚自然而然的包揽了几乎所有家务。

"今天晚饭吃什么,阿诚。"明楼进门的时候就闻到了香味,随手把大衣扔在一旁的沙发里,直奔厨房。

"欢迎回来,大哥。"明诚头也没回继续打蛋,"今天买了些番茄和卷心菜,炒个卷心菜做个番茄炒蛋。"

"不错。"明楼满意的点点头。

明诚也是要读书的,前阵子临近期末,为了篇论文熬了好几天夜,明楼心疼他,便说着想吃西餐,明诚焦头烂额,也不疑有他,连做了一周的牛排,吃的明楼有苦也说不出。

"等等,阿诚。"

"怎么了,大哥。"明诚手上拿着番茄,一脸不解的看着一向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明家大少爷穿上备用围裙,站到了自己身侧。

"你这样不对。"明楼拿把调羹,从桌上拿了个番茄,慢慢的刮了起来,"番茄得刮一下等会儿才好去皮。"手上动作是出乎意料的娴熟。

明诚嘟囔了句"麻烦",但还是定睛看了会儿,也是拿了把调羹开始学了起来。

"破了。"明楼挑眉,看着皱起眉头来的阿诚,放下手中已经刮好的番茄,走到阿诚身后手把手的开始教了起来。

"手腕放松,不要太用力,要顺着来。"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明楼就附在阿诚耳边说话,距离太近以至于后者都都仿佛能听到自家大哥的每个气音。

明诚的两只手都被明楼握住了,略高的体温顺着接触的地方缓缓传递过来,耳边不由得染上一片红霞。

"这样就对了。"番茄刮完,明楼解了围裙,,一副看戏的样子,"会了没,再来一个给我看看。"

"两个人哪用得着这么多。"明诚回过神,递了个白眼过去,开始起油锅,"话说回来大哥,你怎么会知道番茄要刮皮。"

"你还真以为,我和明台一样什么都不懂啊。"明楼看着阿诚"难道不是这样吗"的眼神,气笑了,"你啊,也太小看我了,大姐刚刚接手明家的时候一片混乱,人心惶惶,小工们都辞了职,我不做饭难道还要大姐批完了文件来啊。"

"是是是,就没你明大少爷做不来的。"阿诚敷衍的回答,把蛋倒入油锅,厨房里顿时烟雾弥漫。

"啧,我去客厅等你。"明少爷咂了咂嘴,帮分身乏术的明诚开了个窗,就转身要走。

明诚哼哼了声就当听到了,继续手上动作。

番茄炒蛋做起来还是挺简单的,蛋炒个七分熟再放番茄一起炒,加点盐糖就能出锅了,所以当明诚端着菜出来的时候明楼也才换好了衣服。

二人就着两个小菜倒了杯果汁凑活着也算简单凑活着。忽然明楼像想起来什么的似得,起身从包里拿出一个包裹,递给阿诚。

"这是?"明诚也放下碗筷,接过了包裹拆了起来。

"围巾,前段时间我看你路过一直看着。"明楼揉了揉阿诚头发,"就算犒劳你吧。这次论文我听说你完成的不错。"

"谢谢大哥。"明诚拆开一看,果然是自己喜欢的款式颜色,那几次路过自己只是稍微驻足了下,没想到明楼竟然注意到了。

"ming,你的信。"楼下同学大喊着。

"大姐!"二人异口同声,继而相视一笑,即使再异国他乡,有彼此陪伴就再没一点孤单。

E.N.D

看了天天向上,我还是忍不住对俩兄弟出手了,喜闻乐见的番茄炒蛋,加点糖博君一笑。
@楼诚深夜60分,暗戳戳加tag投稿,如果我超蝠搞定楼诚还辣么热,我就不抵抗继续割肉吃

评论(1)
热度(43)
 
© 岚止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