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夜翼,红头罩,红罗宾,罗宾。”迪克坐在蝙蝠洞里大屏幕前那把对他来说过高的符合人体工学的椅子上, 晃荡着脚丫子,“等等,这个小丑……” 

    

    “第四级权限,请输入声纹密码。”电脑传出机械的女生。

    

    “哇唔。”迪克在椅子上挪了挪,“罗宾……不对,夜翼?”

    

    “密码错误,电脑将在三秒后关闭。”

    

    “嘿嘿,等等,我还没看完!”

    

    “这不是你现在应该看得东西。”布鲁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迪克背后,抓住了后者想又一次开启电脑的手。

    

    “布鲁斯——”迪克拖长了尾音,跳下椅子,“带我出去带我出去带我出去啊。”

    

    “不行。”布鲁斯轻巧的握住迪克的肩膀,“我需要你去看着杰森。”

    

    “杰森,我的二弟吗……”

    

    “他不会想听到你这样叫他的。”布鲁斯抿了抿唇,忍住翻滚而上的曾经被迪克叫弟弟时候杰森的炸毛模样。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迪克顺着摆放制服的玻璃柜兜了一圈又一圈。

    

    “因为你们都长大了。”布鲁斯想到了阿尔弗雷德的口头禅,脱口而出,等意识到了,才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

    

    “哈,这还真不像你说出来的话。”迪克撇了撇嘴,明显一个字都不相信,窜来窜去好一会儿才跟着布鲁斯去了医疗室。

    

“他为什么还不醒。”拨弄着医疗室里各种设备,被布鲁斯几次三番喝止之后,才乖乖的坐在椅子上打量着睡着的杰森。

    

    “我不知道。”布鲁斯摇头,“扎塔娜帮你们检查过,只能看出没有恶意伤害,这也是我想问你的,有什么感觉不对的地方吗。”

    

    “除了像是身体被人拆了一边外,没有其他什么不对的感觉。”迪克扭了扭脖子,“然后就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到了十年后。”

    

    “记忆方面没有任何问题吗?像是多出了或者什么应该记得却记不清的。”

    

    “唔,似乎没有。”迪克歪头想了想,“码头集装箱的花纹我都记得,看,膝盖上的淤青都还在。”说着指了指关节的一大片青紫。

    

    “完全回到了那个时间点。”布鲁斯叹了口气,“我担心的是玩偶师给他的时间点是那个时候。”

    

    “那个时间点?”迪克疑惑的重复。

    

    “他是唯一一个在罗宾任期死亡的。”布鲁斯斟酌半天,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死了?!”迪克一下跳到椅子上,瞪大了眼睛。

    

   “哥谭…现在有很多奇怪的罪犯……”布鲁斯仔细选择用词,“而杰森,因为我的一次失误,被其中最疯狂的一个给杀了。”

    

    “那…那那他是怎么。我是说,照片里不是……”迪克几乎是口不择言,一手指着杰森一手指着大厅,显然还记得那张全家福。

    

    “中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布鲁斯开始头疼,那么多的事件连在一起,哪里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楚的,何况就算说清楚了也是这个年纪无法理解的。

    

    “这可……真是奇妙。”迪克开始上下扫视着杰森。

    

    “唔,我的腰。”

    

    “杰森!”布鲁斯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正好看到杰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

    

    “唔,布鲁斯。”揉了揉眼睛,杰森磨蹭着坐了起来,“怎么了,哇,真难得,你竟然没去约会。”

    

    “哈?”对于明显指向自己的后一句话,迪克明显反应不过来。

    

    “蠢货。”杰森翻了个白眼。

    

    “杰森。”布鲁斯从旁边拿来备用的笔记本,“看一下。”

    

    迪克托腮看着床上的杰森的神色再三变化后,定格在了一个满脸不相信的频道上。

    

    “你是说我现在是回到了小时候!还有后面那两个小子是怎么回事,等等,你竟然现在已经有了孩子。”

    

    “达米安不是正常分娩的。”布鲁斯开始头疼了,“那么,你现在几岁,最后的记忆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杰森往后靠了靠,找了个舒服的坐姿,“昨天,恩,对我来说是昨天晚上常规夜巡结束,没什么大事,蝙蝠灯也没亮,迪克那个家伙又和芭芭拉去约会了,回来的时候看到他和芭芭拉在kiss to say goodbye。”

    

    “我……和芭芭拉。”迪克涨红了脸,对他来说,芭芭拉还是高年级那个英姿飒刷的学姐——还和他没什么交集。

    

    “话说回来……还真是矮了不少。你几岁?”杰森嗤笑了一下,迪基鸟竟然会脸红,这还真是难见。

    

    “九岁,最小的一个。”布鲁斯一边回答一边站起身,看着最新的医疗数据,“你有没有感觉什么不舒服。介于你是最后一个醒过来的,等会儿再帮你做个全身检查。”

    

    “我才不用!”杰森一下跳了起来,但一直盯着他的迪克眼尖看到了落在床上的时候杰森明显晃了晃,“我身体可是好得很。”

    

    “迪克。”布鲁斯头都没回,直接指使着迪克把杰森按在了床上,就算是相差了两岁,但有着马戏表演底子并且当了一年罗宾的迪克还是轻松地压制了杰森。

    

    “死开,迪基鸟!不要压在我身上!”杰森奋力挣脱却还是被压在床上。

    

    “嘿,兄弟,这可是布鲁斯的命令,再说了,只是一个全身检查而已,用得着那么害怕吗。”迪克以一种奇怪的姿势锁在杰森身上,明显还有余力。

    

    布鲁斯拿到检验结果的时候,迪克和杰森两个人已经运动过度一般摊在床上。

    

    “没有问题。”布鲁斯叹了口气,总算是松了口气。

    

    “布鲁斯,我要小甜饼!早饭都被消耗掉了,他力气真大。”迪克鼓着腮帮子要求着福利。

    

    “你竟然还说我力气大!”杰森一张小脸紧绷着,举起手腕,“明明我手腕都快被你掰断了。”

    

    “你别挣扎乖乖接受检查不就好了。”迪克蹦下床,上下跳了几下放松。

    

    “切。”杰森一扭头。

    

    “不是要吃小甜饼吗,走了。”布鲁斯旁观两个人“玩闹”,这样的程度比起成年的夜翼和红头罩的拆家模式,真真是小学生玩耍的级别。

    

    “耶,小甜饼,我最爱阿福了。”迪克跑了两步,忽然停了下来回身抓过杰森,“走,一起去。”

http://vote.weibo.com/poll/136168244投票地址一直到年底,跪求支持有十个就好QAQ,如果成功倒是魔都明年slo撸主给你们投食好不好

评论(3)
热度(27)
 
© 岚止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