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克拉克坐在星球日报娱乐版推荐第一的餐厅和路易斯说起这事的时候,露易丝并没有露出丝毫惊讶的表情——或者说只有一瞬间。
    
    “意料之中吧。”露易丝把落到眼前的头发向后拢了拢,“虽然所有人都说他是混哨,但是哨兵和向导还是有区别的,特别在我知道他是布鲁斯之后。”
    
    “哈?” 虽然套上了高档西装,但是在克拉克的身份下永远腼腆的小记者一脸茫然,完全理解不了露易丝的话,就算不说他这个完全和向哨世界绝缘的外星人,但正义联盟里还是有两对正经链接的向哨,但他们对此也是惊讶无比。
    
    “噗,”露易丝摇了摇头,“说了你也不懂,就当做女人的直觉也无所谓。”
    
    克拉克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这句话基本就代表了露易丝对他的智商完全不报希望的象征。
    
    “完美的焦糖布丁。”当路易斯走到路上还在感慨最后的甜品的时候,克拉克总算是松了口气,难得没有被打扰的约会总算的到了女友的许可。
    
    当克拉克抱着露易丝在空中飞了一圈,以独一无二的角度欣赏了大都会的夜景,并且在阳台上降落的时候,露易丝第一次主动跳下了克拉克的怀抱。
    
    “克拉克—卡尔艾尔。”露易丝以一种奇怪的语调叫着超人的本命,“我们分手吧。”
    
    “等等……” 

   “嘘,先听我说完,克拉克。”露易丝拢了拢外套,“我知道你想说些什么——都写在你脸上呢——原因不是什么愚蠢的因为你不是哨兵不能给我链接,或者那些总是被你翘了的约会——虽然说我对这个很不满意——但那些都不是主要原因。如果非要说的话,就只是我们应该分开了。”
    
    “什么叫做应该分开了!”克拉克皱起了眉头,他怎么也想不出来为什么在一个几乎可以打90分的约会之后,露易丝会提出分手,看在拉奥的份上,露易丝又不是什么矫情的小女生。
    
    “克拉克,你是一个好人,好的守护者或者是任何什么褒义的词汇都可以来形容你,我现在也依然爱着你,但这不是我们应该有的关系。”露易丝摘下克拉克的眼睛,用目光丈量着沐浴在月光下的超人完美的脸庞。
    
    “露易丝……”克拉克放缓了声音,做着最后的努力。
    
    “行了,小镇男孩,我已经决定了。”露易丝伸手捏了下超人的脸颊,“回去好好想想吧,我们仍然是朋友搭档,你需要我的任何时候我都会在你身边。”落下一个温柔的颊吻之后,露易丝转身进了房间,看着克拉克的眼睛,拉上了窗帘。 
    
    “卡尔。”就在克拉克快成为露易丝阳台上的雕塑之时,内置的卫星耳机里传来了黑暗骑士的声音,“有空吗。”
    
    克拉克长长吐了一口气,撇清脑子里的一团乱麻,“怎么了。”
    
    “最近卢瑟的资金有异常的流动,你和他早上的对话里有发现什么吗。” 
    
    “额?”克拉克无意识地扒拉着头发,释放出了额前的一缕小卷毛,“你是指除了一如既往的敌视和挑衅之外的东西?”
    
    通讯器里只剩下黑暗骑士几不可闻的呼吸声代表着对方对于这个回答的不满意。
    
    “好吧好吧。”克拉克勉强转动着大脑,“他好像提到了他手上某座实验室的新型成果——普通人的未来,他好像是这样说的。”
    
    “普通人的未来。”那头刚刚熬过结合热和过度使用抑制剂反噬不得不躺在床上的布鲁斯轻声重复着——这可一点都不让他惊讶,莱克斯卢瑟作为一个年轻有为的亿万富翁,唯一最让人惋惜的就在于他不是哨兵向导之中的任何一种,只是一个普通人。 比起超人这些个别的异类,他对于哨兵向导这些同样立于社会顶层的存在可是十分反感——但单凭这一句话还真不好确定这次的目标到底是耳机那头的钢铁之躯还是自己这样的“变异人类” 
    
    “我知道了。”重新飞回夜空静静等了三分钟的超人听到了答复,“之前迪克已经通知我阿克汉姆的囚犯全部归位了,短时间之内应该不会有问题,做好准备,我后天回到大都会来。”
    
    “等等,布鲁斯!”熟知某只说一不二本性的超人赶紧在通话挂断前开口,“你是以什么身份——来……好吧。”重新变得毫无存在感的耳机告知超人被挂线的事实,“我知道了,感谢你给我先去赶稿的机会。”
    
    “你就不能多休息一段时间吗,布鲁斯老爷。”阿尔弗雷德重新换上了第三杯热咖啡,感叹道,“肯特少爷知道该怎么做,您给他提个醒就够了,何必要亲自过去呢。”
    
    “阿福,我不放心。”布鲁斯皱眉,手指无意识在空中乱划,像是坐在蝙蝠洞里操纵着自己的电脑,“卢瑟绝对不是鲁莽之人,他能够挑衅超人就说明已经胸有成足了。还有之前我就发现了,最近三个月里爆发狂躁症的哨兵数量在增加。”
    
    “布鲁斯老爷,这似乎有些不太可能。”阿尔弗雷德摇了摇头,“且不论卢瑟先生自己的想法如何,如果真的如您的所想,他在常用药剂中做了什么事情,那么用不着您出马,塔和联盟也会联名发出警告的。” 
    
     “他们不会察觉到的。”布鲁斯摆了摆手,“卢瑟手上生产抑制剂的公司从来不止他名下的那几个大公司,我能查到的与他有联系的起码有十几家,有好几家是在贫困地区声誉不错的小公司,去掉能领到固定抑制剂和有绑定之后的哨兵,卢瑟基本控制了市场上百分之三十的抑制剂,这个数量让我不得不在意。” 
    
    “但无论是否在他名下,那些上市的抑制剂联盟不都是应该做好了抽查的吗。”阿尔弗雷德一直在帮布鲁斯分整着资料,因此对这些事情也是了然于心。
    
    “他有实验室和一群疯狂科学家,阿福。”布鲁斯眯起眼睛盯准了窗外虚空的某处,“我们不能冒这个风险,如果这次的事情牵扯到哨兵向导,那么超人基本就是毫无用处的,我必须过去探查一下。” 
   

评论
热度(22)
 
© 岚止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