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福,我回来了。”提姆敲了敲厨房窗户,等阿尔弗雷德打开之后,熟稔地跳了进来。

   

    “提姆少爷,请先洗手。”拦住了伸向自己刚刚淋上巧克力酱的蛋糕的手,阿尔弗雷德慢条斯理的继续擦拭着早已光滑照人的银碟。

   

    “德雷克。”达米安靠在厨房门口,脸色难看的很。

   

    “达米安?”提姆回想着自己在泰坦卧室里的那些资料,迟缓的开了口。

   

    “陶德已经醒了。”达米安补了一上午的觉,下午一醒过来就听到楼下的似曾相识的吵闹声,碍着布鲁斯昨天一晚上没睡上午才去补眠,不仅不能出手还得忍着一肚子火劝架,看到一向老好人的提姆回来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

   

    “提米!”人未到声先到,被叫名的提姆赶紧闪开,不用回头也知道迪克这种语调基本是扑上来的,更别说手上还拖了个明显恼羞成怒的幼年版红头罩。

   

    “蛋糕!”不出意外地,迪克伸向蛋糕的手也被阿尔弗雷德挡住了。

   

    “少爷们。”阿尔弗雷德略略提高了声音,“希望你们还记得基本的礼仪,吃东西之前要先洗手。”

    

    “知道啦,阿福,但先给我一个呗。”迪克放开了杰森,扯了扯阿尔弗雷德的衣角。

    

    “先去洗手,理查德少爷。”阿尔弗雷德浑然不吃迪克这一套,坚持着,“以及,布鲁斯老爷,你也是一样。”

    

    从楼梯下来的布鲁斯动作一顿,慢悠悠的收回了手,一言不发的去洗了手,不去看身后四个小崽子笑的一抖一抖的肩膀。

    

    等到一盘的蛋糕吃完已经是将近晚饭时分,阿尔弗雷德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觉得照顾五个孩子实在是太吃力。

    

    “那么,我想今天我或许可以省了晚饭这一事项,是吗。”用陈述的语气说着疑问句,但这样的阿尔弗雷德没有敢反驳。

    

    “对了布鲁斯。”安稳坐在沙发上玩着电脑的提姆忽然吞吞吐吐开了口,“那个,我们的身份,现在已经不是秘密了吗。”

    

    “秘密身份?都是十年了谁还玩这一套。”坐在地板上和迪克抢着遥控器的杰森忽然冒出一句。

    

    “杰森?”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杰森身上,而当事人反而迷迷糊糊一一回瞪了。

    

    “你刚才说了什么。”布鲁斯放下手中的书,皱起了眉头。

    

    “我,我不就说了……都十年了谁还玩……哈,等等布鲁斯你终于肯摘下面罩了!”杰森一恍然忽然清醒了。

    

    “检查一下你的记忆,杰森。你们两个也是。”布鲁斯想了想还是起身,“杰森,跟我到蝙蝠洞去在检查一遍。”

    

    “哈?我身体挺好的。”话说这么说着,杰森还是乖乖起身跟着布鲁斯下到蝙蝠洞。

    

    “哇哦,布鲁斯还真是关心他。”被撇下的迪克无聊的丢下刚刚还抢夺的正欢的遥控器,一屁股坐到提姆旁边。

    

    “哦,没有记忆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达米安转了转笔,翻了个白眼之后继续低头写着完全是七拼八凑的报告。

    

    “嘿,达米安。”迪克转了转眼珠凑了过去,考虑到昨晚的干架,还是保持了一个身位的距离,“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多少事情不,今天早上布鲁斯把我的权限给锁了。”

    

    “不可以。”达米安露出恶意的微笑,“况且是父亲锁了你的权限,我可不敢擅自告诉你。”

    

    “理查德少爷。”阿尔弗雷德端着红茶和牛奶走了回来,“请相信布鲁斯老爷的判断,并且有许多事情是您这个时期无法理解的,所以才会瞒着你们。”

    

    “真不公平。”迪克嘟囔着,“凭什么提米就能随意外出,就把我的权限锁了。”

    

    “或许是因为你太小?”达米安比了比自己腰际的位置,“说实在的,小只的你比大的可爱多了,虽然还是一样的烦人。”

    

    “这只是魔法的意外!”迪克鼓起了腮帮子,“我正常身高肯定比你高。”

    

    “比我高,但是是成年人里最矮的。”达米安丝毫不介意,他才只有12岁,对比着布鲁斯和塔利亚的身高,他绝对不会是个矮个子。 

    

    “你们几个,一起下来。”隐藏在大厅里的扬声器传出布鲁斯的声音,把迪克想要反驳的话给噎了回去。

    

    “嘿,我的制服!”迎接他们的不是布鲁斯,而是换上了绿鳞小短裤的杰森。

    

    “这可是你亲手给我的。”杰森蹦蹦跳跳的做着热身,兴致勃勃的准备出去夜巡。

    

    达米安目瞪口呆的看着杰森,心里不由自主的把这一身装扮换上红头罩的模样,顿时把自己雷的一个哆嗦。

    

    “等等!父亲让你今天去夜巡!”达米安一下反应过来。

    

    “等等等等,如果去夜巡那肯定得我去啊!”迪克跳上了凳子,“他身边从来只有我一个。”

    

    “住嘴,格雷森,动动你的小脑子,没看见我吗,你可是自己亲自把制服交给我就为了让自己能够顺利去约会。”杰森毫不留余力的损着迪克。

    

    “我想……哥谭人应该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你们的制服了,我想还是我去……”

    

    “住嘴,红鸟,还有你们。”达米安叉腰一个个指过来,“现在的罗宾是我!我才是那个天天跟着父亲夜巡的人!谁也不许和我抢。”

    

    “行了,达米安。”刚刚通过通讯器和扎塔娜交流了最新情况的布鲁斯一出来就看到火花四溅的四人,无奈地揉了揉额头。

    

    “提姆,跟我去夜巡。”布鲁斯毫不犹豫的指派了最乖的那一个。

    

    “父亲!”

    

    “达米安,你去东区。”叹了口气,布鲁斯按了按太阳穴,“红头罩的地盘这两天不太平,杰森去不了,你去那边稍微露一下脸,否则我怕出事。”

    

    “哇哦,cool~”杰森瞪大了眼睛,连不能去夜巡的遗憾都暂时遗忘在了脑后,“东区,我的地盘。”

    

    “是啊,整个哥谭最混乱的地方。”达米安恨恨的留下一句,拿起了制服准备到更衣室换上。

    

    “布鲁斯……”迪克整张脸上都写满了不开心,一双蓝色的眼睛简直像是马上要滴下眼泪。

    

    “迪克,现在的哥谭和以前有所差别,你的时间毕竟差的太远了。”布鲁斯伸手揉了揉黑色的脑袋,“而且杰森的状态还不稳定,我需要你帮着阿福看好他。”

    

    “我不用看着!”

    

    “那我要夜宵!就是以前一直吃的那一家的冰激凌。”迪克眼见着最后的机会没了,只能争取着其他的福利。 


评论(3)
热度(45)
 
© 岚止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