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开玩笑?!自传?!”杰森差点把手上的水杯打翻,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音量,引来了整个办公室的视线。


 “非常认真,剧本都已经到迪克手上了。杰,冷静冷静,听我说,我知道以他的年纪来说是早了点……”


  “早了点?!早了太多了吧,自传这种东西不都是要到最后的时候才拍的吗?!”急匆匆的捂住话筒走到茶水间,杰森的语速飞快的质疑着。


  “嘿,哥们,我有没有说过,迪克那家伙最近确实有淡圈的想法。”电话另一头的罗伊看着在会议室里和芭芭拉谈笑风生的迪克深深叹了口气,“正好高登导演之前就有和他说过想为他量身定做一部电影,结果迪克就说那索性就拍一部自传吧。上个月他来找我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开玩笑的,结果今天芭芭拉已经带着剧本来应征里面的角色了——那个芭芭拉啊。”


  “已成定局?”杰森无力的靠在墙上,撸了把自己的刘海。


  “恐怕是的。”罗伊盯着自己工作手机上不断传出的短信提示音,“迪克似乎很满意这部电影,恩——他们出来了,我想你或许得开始准备开机见面会了。你懂得,这消息一旦传出去了,选角和剧本都费不了多少时间。”


  “我知道了,多谢了,哥们。”杰森摇摇头推开门,生涩的开口。


  “呃,不用这么客气吧。”罗伊为芭芭拉来开门送上一个习惯性的微笑,跟在两人后面压低声音,“你不打算在努力一把?”


  

  

“你在开玩笑?!自传?!”杰森差点把手上的水杯打翻,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音量,引来了整个办公室的视线。


 “非常认真,剧本都已经到迪克手上了。杰,冷静冷静,听我说,我知道以他的年纪来说是早了点……”


  “早了点?!早了太多了吧,自传这种东西不都是要到最后的时候才拍的吗?!”急匆匆的捂住话筒走到茶水间,杰森的语速飞快的质疑着。


  “嘿,哥们,我有没有说过,迪克那家伙最近确实有淡圈的想法。”电话另一头的罗伊看着在会议室里和芭芭拉谈笑风生的迪克深深叹了口气,“正好高登导演之前就有和他说过想为他量身定做一部电影,结果迪克就说那索性就拍一部自传吧。上个月他来找我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开玩笑的,结果今天芭芭拉已经带着剧本来应征里面的角色了——那个芭芭拉啊。”


  “已成定局?”杰森无力的靠在墙上,撸了把自己的刘海。


  “恐怕是的。”罗伊盯着自己工作手机上不断传出的短信提示音,“迪克似乎很满意这部电影,恩——他们出来了,我想你或许得开始准备开机见面会了。你懂得,这消息一旦传出去了,选角和剧本都费不了多少时间。”


  “我知道了,多谢了,哥们。”杰森摇摇头推开门,生涩的开口。


  “呃,不用这么客气吧。”罗伊为芭芭拉来开门送上一个习惯性的微笑,跟在两人后面压低声音,“你不打算在努力一把?”


“努力?”杰森看了眼自己桌面上和迪克“合照”——某场记者见面会上,一贯在最前面的他拿着话筒采访着迪克,身后的摄影师拍下了这一幕然后他把其他都减去了,让他变得像一张合照——“得了吧,我挂了还有事儿要做。”


  “啊哦……”罗伊翻了个白眼关上手机,快走几步跟上已经到门口的芭芭拉和迪克,“好吧好吧,到时候记得感谢我。”


  


 

“想知道高登先生为这部电影费了多大心思吗,看看我们身后的巨大马戏团帐篷。”杰森举着话筒,示意着摄影师把镜头转向帐篷,“众所周知,‘夜翼’先生之所以能够拍出那么漂亮的动作戏,除了其本身的努力外,还有着曾经表演空中飞人经验的基础,这让他在吊威亚的时候……”


“众所周知?”一旁的罗伊在摄影机关闭之后从一旁窜了出来,“你可别把自己的标准套用在别人身上,如果不是这次的剧本,连我都不知道这回事好吗。”




  “那只能说明你有多么蠢,罗伊,他可是连名字都没有变过。” 把话筒交给摄影师,杰森直接拽着罗伊到一旁,组里的其他人见怪不怪的继续着手上的工作。

  

  “相信我,除了你没人能把这些事记得那么清楚。”罗伊毫无压力接下了嘲讽,指着巨大的帐篷,“想不想进去玩一圈,按照规矩这里面的一切也是在上映前都是秘密哟。”


  杰森沉默了三秒,咽下了“我早就去过了”,点了点头,收下了罗伊塞给自己的自己的钥匙。


  

半夜三更避开杰森揭起帐篷钻进去的时候不可避免的想到了上次的经历,不同的是这次帐篷里没有幸福的观众,闪烁的灯光,精彩的表演,还有……“迪克?!”——大明星迪克格雷森就这么站在舞台旁,没有化妆,保持着开灯的姿势。


  “好久不见?”半响还是迪克尴尬的笑笑打破了静默。


  “你还记得?你知道……”杰森难以置信的开口,攥紧了手上的钥匙,后面的话怎么也开不了口。


  “你是说上一次你偷偷溜进这里?”迪克摸了摸鼻子,“还是说你一直关注我的事情。”


  杰森持续沉默着,完全不知道怎么开口,明明站在舞台边的不是他,但却有种被人剥光的感觉。


  “前者……唔,可以算的上是我童年最好的记忆之一,毕竟不是每次都能碰到这么聊得来的同龄人;后者,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迪克深深吸了口气,“好吧……长话短说,我在看到你的第一面就知道你是那时候溜进来的孩子,后来我也知道你和我同一大学是我的学弟,接过了我的社团并且把他发展的很好;但是,我刚刚知道你也一直关注着我,罗伊应该没有告诉过你,你是我的专属记者这回事是我自己要求的?”

  


  杰森瞪大了眼睛,消化着自己刚刚听到的东西,语无伦次:“明明是我自己……不对,你记得……”


  “具体的我想你不介意问问罗伊?”迪克做了个打电话的动作,“但首先,能不能先看我表演一场?作为那时候的补偿。”


  那时候……杰森看着迪克解开外衣,娴熟的爬上高台,回想起来那天晚上絮絮叨叨中的一段——你看,那就是我爸妈和姐姐!帅吗!本来我也应该在上面,可惜白天训练的时候我把脚给扭了,说着这话的男孩鼓起了腮帮子,愤愤的抓住了自己的手,下周,下周是我们的告别演出到时候我肯定也会一起,我送你票子你也一起来看吧!然而没有然后,杰森回去之后被管理人发现逃夜关了紧闭,三天之后的表演中格雷森夫妇演出失败——抬头看着在高空中飞荡的迪克,虽然只有演出的观看的只有一人,但杰森却依稀能够感受到当年马戏团的气氛。

直到演出结束,杰森才慢慢走到下方抬头看着半挂在梯子上的迪克,抬头:“刚才你说的,是我理解的那样吗?”


  “恩?”迪克腾出一只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下一秒就被人扯着领子狠狠地撞上罪魁祸首的嘴唇——哇哦,真够粗暴的。


  


  在电影的首映礼上,有眼尖的记者发现“夜翼”先生的左手中指竟然戴上了戒指?!百般追问之下却全部被身边的罗伊给饶了回去。等记者会结束一堆人围着杰森追问着的时候,后者却也一脸茫然的捂住胸口——好吧,不明真相的迷弟,同行们抱着一肚子好奇心悻悻回去写稿子,专属记者陶德先生却拉出了脖子上的项链——同款戒指闪闪发光着。

我终于写完了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36)
 
© 岚止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