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c群里半夜不睡的小鸟玩骰子的真实事件改编,cp你们别指望,我已经吃了全家桶,就这样

  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大家的心结都已经解开了,也能心平气和的坐在餐桌旁吃一顿安稳的周末家庭聚餐。但身为义警的坏处就在于时间永远由不得自己支配,随时随地会有任务——阿尔弗雷德帮自己小少爷换上制服之后看着餐厅里仍然吃饭的四只小鸟,露出一个慈祥的微笑。——我想,在我回来之后,这里还会是完好无损的——可以吗。”


看着阿尔弗雷德出了门的四个人相对无言的用完了自己的一份,面面相觑了半响,还是一致决定蹲在大厅里——或是玩着游戏或是用自己的笔记本,连个眼神交流都没有,毕竟有些人对个眼神就会打起来。 


迪克的眼睛根本没法定焦在杂志上,东瞅西望了半天开了口:“要不,我们玩玩什么游戏。”


“我正在玩呢格雷森。”杰森举起手里的手机露出切水果的画面,“你想来破破我的记录么。”

    “……不了。”看着这百分百会被达米安嫌弃的幼稚游戏,迪克忍住了自己翻白眼的冲动循循诱导,“我是说一起玩些游戏……”

    “如果是指去下面练一场,我会拒绝——但如果说破解……”提姆施舍一样的抬头看了眼随即就被迪克一声长叹给打断了。

    “我说,我们就不能像普通人兄弟一样玩点游戏么!”迪克直接抓起抱枕把自己整个头埋了进去意图闷死自己。

    “普通人?我们?”杰森漫不经心的又重开一局,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划过刷出一个个令大部分人望尘莫及的分数。

    “住嘴,陶德,你影响到我了。”达米安紧紧盯着屏幕,手指同样飞快的在游戏键盘上滑动,都要看只要听屏幕里对手惨叫的声音就知道这个蝙蝠崽玩的有多嗨了。

    迪克露出一双眼睛,飞快的瞅了瞅自家完全不听自己说话的三只,从裤兜里掏出手机,飞快的给芭芭拉发出一条短信:“他们不听我的,想点办法。”

    “……我拒绝,不想掺和到你们之间。”

    “拜托,babs,就这一次,你帮了我这个礼拜的情报整理我帮你做了如何。”

    “说话算话。”飞快的回信速度不由让迪克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钻坑了,随即下一条短信也发了过来,附带了一个小小的app,“这是我们之间最新的小游戏,打开就是个骰子,点数随机,我们一般比大小赢了的可以让输了的做一件事——剩下的应该不需要我教了吧。”

    迪克放下抱枕,戳了那个小小的附件,安装好了之后盯着屏幕上的骰子试着摇了好几局才群发给自家三只。


     四部手机放在一个小小的茶几上,各自的主人在启动了软件后紧紧盯着不同闪动着点数的骰子——提姆空闲之余还打量了一番现在的场景,真是感人的很。


  “鸟宝宝——”杰森充满恶意地开口,“恭喜,开门红。”


  什么?!提姆拽回自己神游的意识,低头一扫——5 6 3 4。等等——卧槽?!在心里爆了句粗口,提姆艰难抬头看了眼笑得肆意的杰森。


  “那就,一篇DIY。”装模做样正了正脸色,说出的话却让迪克一口水喷到了茶几上。


  “咳…咳,小翅膀注意点咳咳咳。”作为唯一一个没有及时抢救到自己的手机的和始作俑者,迪克无奈的擦着手机和茶几,“这里还有未成年在呢。”


  “哈?你不会真的以为这小鬼纯洁到哪里去吧。”杰森翻了个白眼,“你看看塔利亚就知道……”


  “陶德!”“……不限字数?”提姆好像被噎到的声音和死灰的脸色明显取悦了杰森,后者看也不看一眼炸了毛的达米安,施舍一般“不限——当然,如果你觉得自己这么,不中用……哼哼。”


  “噗,下一局吧。”好大哥迪克及时拯救了已经处于风化边缘的提姆,把手机放回茶几上。


  6-迪克露出个大大的笑容,5-杰森不满的咂舌,5-达米安不动声色的皱眉,3——“哦,提米,又是你。”欢快的宣布着结果,迪克眨眨眼扭头看了眼达米安,还是耸耸肩,“既然小翅膀都开了个好头——你的初次DIY。”


  “……迪克 格雷森。”提姆拿出笔记本的动作一呆,眼神里满满是“你学坏了”的控诉。


  “愿赌服输,鸟宝宝。”杰森拍了拍提姆——绝对不是安抚的意思。


  被冷落在一旁的达米安直接重新开启自己的骰子,动作里满满都是嫌弃。


  4-5-2-3——“为什么又是我?!”提姆直接伸手到身后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连上手机准备检查程序。


  “嘿嘿嘿等等提米,我真的没有动过手脚。”迪克整个身体越过茶几扑倒在电脑上,眨巴眨巴眼睛盯着自家三弟,“大不了我们下一局换个手机。”


  “行了,迪基鸟,别在我面前碍眼。”杰森顺手拍了下面前挺翘的位置,说出了自己要求,“一篇被我上的文。”



  “……你们到底是从哪里来学来的这种乱七八糟的主意?!”提姆憋得满脸通红,差点把笔插进自己大腿里。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杰森好整以暇的从桌上拿了块小甜饼,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那些论坛上,你不是经常在上面查看普通人对你们的印象吗,不得不说,虽然有些内容挺恶心,但是关于这方面的创造力——有时候还是挺大快人心的。”


  “……下一轮!”几乎是自暴自弃拿起迪克的手机狠狠地戳了下屏幕,在看到“5”的时候长长舒了口气。


  然而——6 6 6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杰森笑倒在自己的沙发上,“鸟宝宝你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

  


  “然后呢,我们再来?”连一只板着张脸的达米安都忍不住拿起杯子掩饰着自己嘴角上翘的弧度。


  “再来。”迪克肩膀一抖一抖,点了下手机,5-4-3,“看起来还是我,咳,那就一篇钢管舞好了,恩,用你的长棍。”


  “不错的主意哈哈哈哈哈哈”杰森依旧在沙发上笑个不停,直到狠狠地受了达米安一肘击,“安静,陶德。”


  艰难的在笔记本上记下自己的欠债,伸出食指小心翼翼的点了点手机——3


  4-4-5


  “哦,到我了。”达米安扫过完全石化的提姆,思考了一下就给出了自己的惩罚,“中了花粉去找你那个外星人,剩下的不用我说了把。”


  “你才十岁,达米安!”提姆整个人跳到了沙发上狠狠瞪着达米安,“你就不能想些好的吗。”


  “nope。”赶紧利落的拒绝,达米安戳了戳自己的屏幕,“下一轮。”


  6-2-3-3


  “哦,杰森——”提姆整个人完全蜷缩在沙发上,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


  “……”方才的笑容直接僵在了脸上,杰森一把摔下手机,“给我注意点,迪基鸟。”


  “看在提姆的份上,”迪克摸了摸下巴思考着,不经意扫过杰森腰上的枪套,“啊哈,枪和菊花好了。”


  “什么鬼。”杰森下意识的摸了摸枪套。


  迪克笑而不语一手握拳另一只手的食指直接穿过拳头。


  “……善恶终有报。”提姆张大嘴巴看着肆无忌惮的大哥,近乎怜悯的看了眼中招的杰森。


  “你他们……”杰森痛恨着自己的枪放在了卧室里不能马上拿到手上给面前嚣张的蓝鸟一梭子。


  “愿赌服输,陶德。”达米安在一边冷冷送上先前杰森调笑提姆的话。


评论(4)
热度(93)
 
© 岚止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