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复仇者联盟旺达和X战警快银亲情治愈向

           幻红提及

 @Anybody 和共刀约得虐梗甜写,七夕节给大家发糖啦

    wanda的能力变强了,就像是放开了最后一层禁锢,自从pietro的时间停留在索科维亚。

    斯塔克收留了她,邀请她留在了斯特克大厦。夜深人静的时候,wanda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着掌心流动的红芒无数次的做着无用的假设,如果pietro能够快一点,再快一点,带着鹰眼一起走而不是……

    她看到了一道银色,飞快的从眼前闪过,带起一阵风吹乱了长发。

    “pietro!”披肩被遗留在床上,wanda直接穿过窗户追随那道银色,一次哪怕只有一次就好,追上pietro,比他更快。

    追不上,wanda停留在空中,近乎麻木俯瞰纽约的夜景。

    “wanda。”幻视为她披上遗忘的披肩,“现在很冷。”

    “我知道。”侧头握住肩膀上的手,wanda闭上眼睛,“你不该进我房间。”

    “我很抱歉。”初生的幻视即便能轻松地举起雷神之锤,在这些事情上却懵懂的让人心碎。wanda无意责怪他,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幻视是她现在唯一能依靠的存在。

    银色一次又一次从眼前闪过,wanda学会了不再追寻,那是只存在记忆中的银色。然后就在某一天,银色停下了。

    那是一张年轻的脸,银灰相间的头发,银色的皮衣,银色的跑鞋,带着耳机和眼镜在一个厨房里?还有枪,枪和子弹。

    不!!!红芒骤然爆发,那不是她的pietro,但是这熟悉的镜像依旧勾起了wanda这辈子最绝望的回忆。的确,她没有亲眼看到pietro被子弹贯穿的一幕,但太像了,就像是她噩梦的具现化。

    戴上耳机,拉下眼镜,少年自信满满的起跑。穿过她虚无的红芒,世界在他的脚步下一切变成了慢动作。上世纪风格的慢节奏音乐虚无的荡漾在耳边,wanda的手停在半空,瞪大眼睛看着少年踏着节奏踩上墙壁,漫步在一片狼藉中,近乎恶作剧一样给“敌人”摆出各种动作,给同伴挪开子弹,游刃有余间甚至还拿了警卫的帽子。站定的同时,被调慢的时间恢复了正常,只能看到少年无辜的摆头。

    如果,如果pietro也有这样的速度该多好。wanda骤然间泣不成声,心脏疼的像是被人捏住。房间在她的手下一片狼藉。“出去!”从墙里冒出的幻视措不及防被打了回去,“出去,让我一个人呆着。”pietro,pietro,pietro,wanda无暇顾及其他,脑子里只剩下pietro。

    “哈喽,听的到吗?这位小姐?应该是小姐对吗。现在你在我房间里,你叫我出去?”

    wanda抬头,看着少年的的手穿过自己:“你听的到我,看得到我?”不,不对,他的眼神并没有定焦。

    “恐怕只有我看得到?”眨着眼睛,少年飞快的吃掉一个汉堡,“恩,你似乎在我身边很久了,我一直能感觉到,偶尔还能看见你,呃像一条红丝带。”

    沉默,沉默。wanda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到底算什么。会不会是她的幻觉,她给自己制造的幻觉。

    “先,自我介绍一下?”少年偏偏头,“我叫皮特马克西莫夫…变种人。”

    “wanda。”近乎本能的回复少年——pietro的话。

    “哇哦,wanda,我姐姐也叫这个名字。”皮特快速闪过,手上多了一倍饮料,“真巧,你是心灵感应者吗?和教授一样?”

    “心灵感应者?变种人?”混乱的思维逐渐归位,wanda惊讶的重复着刚刚听到的话,“你遇见过像我这样的人?马克西莫夫?!”

    “你其实可以直接叫我皮特的。但是你竟然不知道教授?”皮特眨眨眼,放下了可乐,“就是之前在我身边——哦,我忘了,他的能力被他自己给‘封印’了。”

    “我不知道。”摇着头,wanda越发怀疑是不是陷入了自己的幻觉,相似的名字,同样的姓氏,相似…但是强大的多的能力,这或许真的就是一场美好的幻觉,就像曾经她给复仇者制造的那样,是她给自己心灵安慰。

    “好吧。”耸耸肩,皮特看起来不想多纠结,“你的能力是失控了吗?放心,这就是一段时间,过了青春期就好,我也有这样的情况,呼啦呼啦乱窜,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速度。”

    “不,你不是真的。”眼泪再次失控,wanda扭头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不想再去看那个和自己弟弟有着太多相似的少年。那不是真的,不可能是真的。

    “我也觉得你不像真的。”皮特撇撇嘴,在地下室里制造出一阵阵旋风,“你总是出现在我面前,伴随着各种巧妙的红光。为什么你总是缠着我一个人?”皮特忽然回头像是听见了什么,大喊了一声我就来,接着扭头看向 wanda,“再见,不知名的幻觉小姐。”

    接下来的日子里,wanda几乎每次使用能力的时候都能从自己的红芒中看到这个生机勃勃的少年,有时候少年发现了她,会小心叫着“另一个wanda,你在吗?”,wanda总是无视他,坚决的把他当成自己的幻觉。有时候他似乎看不见,自顾自的做自己的事情。或许是努力有了效果,少年每次出现的时间越来越短。

    “嘿,wanda。”深夜里,突然出现在窗前的少年第一次失去了活力,连一头银发都恹恹的垂在肩头,“拜托了,和我说说话,我不知道该和谁说。”

    wanda控制着自己的眼神不转向他,抿着嘴抓紧了裙摆。

    “我的父亲就是我上次救得那个人。控制金属,我怎么就没能想到呢。”急躁的敲击着自己的膝盖,皮特皱紧了眉头,“我就这样错过了,甚至没和他多说几句话,他是我的父亲,我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是,谋杀总统,我该相信谁。”静静等待了片刻,皮特放任自己倒在了床上,“我该去找他吗。”

    父母双全的皮特和wanda。

    有着平凡生活的皮特和wanda。

    ……

    父母被战争夺去地皮特和wanda。

    自愿作为人体试验品一心复仇的皮特和wanda。

    ……

    ……

    失去了弟弟的wanda。

    “去找他。”wanda冲口而出,去找他,找到自己的父亲。

    “但是我连他在哪里都不知道。”皮特直勾勾的盯着墙上的剪报,“他失踪了,搞出那么大的事件之后就销声匿迹了。”

    只需要一个口子,堤坝就会被洪水冲垮。

    wanda无法再拒绝少年,他们开始交谈,分享着自己的生活。

    70年代的变种人和21世纪的科技。不同的时代,不同的世界。

    wanda听着快银讲述着变种人的发源,听着x教授和万磁王从携手并肩共同作战到因为目标不同而分道扬镳。她终于确信,这不是她的幻觉,即便是在最爱做梦的时期,她能想到的也只是一个幸福的家庭,而不是整个世界。

    “人们惧怕我们,这几乎是无可避免的。直到现在妈妈还是不喜欢我的速度,或者说在任何事情上用我的速度。”皮特无所谓耸耸肩,“但他们总会习惯的。希特勒的大屠杀已经发生过一次了。”

    wanda看着指缝中流走的红芒,随心而动变换成pietro的样子。她知道或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皮特就是异世界的pietro,但她自从第一次之后就再没有认错过。他们长得不一样,名字不一样,就连速度也不一样。在peter知道wanda能共享他的视觉之后,有几次他特意跑的飞快,展示着也许再没能有第三个人看到的世界。

    “真不公平,我也想看看你的样子,你的世界。你的能力甚至比教授的还强大,教授只能控制人不能控制东西。”peter停下脚步,抬头看向阳光。

    “我的世界。”wanda站在大厦上空,如同第一次看到银光那样,“或许我可以展示给你……”

    “wanda,有任务。”美国队长打开了天台门,看向猩红女巫,“有九头蛇的踪迹。”

    “任务?”peter知道复仇者,看过几次之后也知道wanda骤然严肃起来的表情代表了什么。

    “对,任务,抱歉peter,我们可以下次再说。”就算对方看不见,wanda还是弯了弯唇角。

    “人们害怕我,peter。”wanda绝望的开口,“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力量,我会害了他们,我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wanda?”peter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 不是背景从杂乱的地下室或者随便哪个没有人烟的露天地点变成了舒适的卧室,而是他的样子,他的神情,“发生了什么,告诉我。”

    “我杀人了。那些无辜的平民,我杀了他们。”wanda抱腿坐在床上,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然后第一次,peter看到了wanda的样子——在拉各斯的样子。

    peter并不惊讶于wanda的力量,他见到过天启见到过凤凰。他惊讶的是周围人看到着wanda的眼神,看着他肩头红色天使的眼神。

    “拜托,peter,不要看。”wanda手足无措想要收回力量,但无法平复的心情只能加剧力量的波动。

    “嘘嘘嘘,没事wanda,你伤不到我记得吗?你很好,这里很安全,没人伤的到你你也伤不到任何人。”peter在说谎,这很疼非常疼,比天启折断了他的脚还疼。但随之而来的,是骤然转变的视角。他终于来到了wanda的世界。

    “peter——”wanda哽咽着忍不住伸手去触摸,但她碰不到。peter在这个世界的具现化只是她力量失控所引发的奇迹。

    “我在这里。”温柔的俯身虚搂住wanda,peter学着教授哄做噩梦的学生一样,轻声哄着wanda,“你知道吗?我成了x-man.”

    就着这个姿势,peter开始讲起了故事。那个变种人的始祖,天启四骑士,x教授和他的学院,他是怎么救人的,怎么参加战斗。他又一次看到了他的父亲,却仍然只字未提。

    “wanda,他们不怕你。怕的只是你的力量,他们没有的力量。”peter感觉力量在流失,却依然固执的保持着环抱的动作,“但那是你的力量,你不能惧怕它你得接受它,然后去使用它,展示给所有人看,这份力量能做好事。”把手附在wanda手上,红光渐渐暗淡,“答应我,笑着面对阳光。”

    “peter——回来!回来!”徒劳无功的试图凝聚着自己的力量,眼前的peter微笑着发出最后一道银光随着太阳的升起而消失。

    之后的日子里,无数次的尝试皆以失败告终。红色依旧是红色,绚烂而耀眼。但那道银色再也没有出现过。

    当鹰眼再一次问她“要不要做些好事的时候”,wanda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

    她想起了记忆中遥远的故乡和父母,只大七分钟的哥哥,还有那个来自光怪陆离的异世界peter。

    “好。”wanda抬手,释放出自己的力量,阻挡了幻视。

    我能做好,wanda高高扬起头骄傲如同女王,我不会再害怕它,我是一个复仇者,为了世界而战,就如同曾经看到的x-men。

    wanda maximoff,复仇者猩红女巫。

    peter maximoff,x-men快银。

    再见,我的银色闪电。

    再见,我的红色天使。

评论
热度(31)
  1. Méléthrön异想天开 转载了此文字
  2. 异想天开岚止涧 转载了此文字
 
© 岚止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