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啊

 “这些都是你以前的同伴?”Sam叼了片面包,低头看着墙壁上的照片,“等等?这是Tony Stark,那个大少爷?这是神盾局创始人年轻的时候?我就说神盾局肯定和你有关系。这是一对夫妻?你还带着夫妻?不怕被闪瞎吗?”

  “好了,Sam,有时间我会我和你说的,现在过来帮我搭把手。圣诞树我一个人扛不起来。”Steve的声音从Tardis外传来。

  “我要求这作为圣诞礼物!”随手把面包扔到一边给雪地里的麻雀加餐,Sam快速跑过去帮着扶起圣诞树,“你都说了好几次,今天可是圣诞节,我们有足够的时间。”

  “只要你不嫌我这个老人家唠叨。”把圣诞树移到Tardis中央,Steve拍了拍手,看了眼自己的照片墙,“这里面的事恐怕一天一夜都说不完。”

  “那就从现在开始说,我去拿蛋酒,提前开始圣诞之夜!”Sam大笑一声,跑到地下室翻起了冰箱。

  “蛋酒,哪里来的蛋酒?”Steve无奈摇头,走到操作台前开始设置前往布鲁克林的坐标。

  “呃,应该是前任放在冰箱里的,我之前就注意到了。”Sam找了个大大的午餐盒,放上蛋酒和酒杯还有各式小点心。

  “Scott……”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Steve拖着凳子坐到餐桌前,阻止了Sam对Tardis的摧残,“不许在操作台上吃东西。”

  “OK,OK.”正欲放下篮子的手转了个方向,总算放到了餐桌上,Sam单手拧开瓶盖(“Natasha也是这样。”),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蛋酒,翘起了二郎腿,掏了掏耳朵,“说吧,队长,我今天一天的时间都是你的,如果不够,我们回去再开始一次今天。”

  “好吧,你想先听什么?”Steve给自己倒了小半杯蛋酒,摇晃着搜寻自己的记忆。

  “不如先从为什么你叫美国队长开始?介于你都不是一个地球人。”

  “这其实是一个天大的误会。”Steve摇头,“就像漫画里对超人胸口 ‘S’的误会,队长是很多事情之后,我的同伴对我的称呼,America其实只是我的一个类似中间名的别称,读音和美国很像。但是,政府——”

  “可以了,我懂了。下一个,介绍一下他们?”Sam用下巴指指照片墙,“cool,这酒真好喝。我听到过几个名字,Natasha,Scott,Tony——你从来没想到过你说的Tony竟然会是一个Stark。”

  “我的故事里可不止一个Stark。”Steve闷闷笑着,“既然你这么感兴趣,我就从他说起好了。”

  “我第一次遇到Tony的时候,他还只有十几岁,叛逆期离家出走。那天正好是圣诞节,而我送别了前一任同伴。我在街边看到只穿着衬衫的的他,没多想带回了Tardis。圣诞节嘛,做一个荒诞离奇的怪梦总比在街边挨冻好。但我没想到他看到“bigger than outside”的时候,就开始背起了各种公式,里里外外跑了好几遍,然后一脸郁色的问我,是怎么做到的。”

  “噗嗤,听起来还真像是他会做的。”Sam倒了第二杯蛋酒,正学着Steve的样子晃着杯子。

  “这就是他。那一晚上他几乎都耗费在这上面,最后实在困得不行,抓着我的衣领威胁我不许走,他明天醒过来要继续研究。”

  “但是你走了?照片上的他看起来可不止十几岁。”Sam伸长脖子,确定自己看到的小胡子不是幻觉。

  “我走了。那时候我的状态不是很好,不是很想发展长期的关系,所以就走了。之后过了很久很久,我的电话,收到了一条陌生的来电。你猜的没错,这么多年他一直在纠结,电话里他说找到我了。”

  “哇噢噢噢噢噢。”Sam的下巴都快掉了下来,“你是说他自己一个人突破了Tardis的防线?”

  “可能有些作弊吧。”摊摊手,Steve抿了口蛋酒,“他们家的线路我之前就给过权限,但我从想过他能找出来,然后打给我,我还以为这条线路可能永远都不会响。而且我直到现在都怀疑,是不是Peter说漏嘴了。”

  “Peter?”又一个名字,Sam重复了一遍,“这是哪个?”

  “第二排第三个,笑的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的那个,事实上那时候他大学还没毕业。”面对Sam的奇怪的眼神,Steve尴尬的清了清嗓子,“可不要小看他,他靠着自己获得了Stark奖学金,橱柜里那个蛛丝发射器就是他自己捣鼓出来的,在危险时刻挺管用。虽然之后更新换代不少次,但把最开始的处女座留给我了,说是留个纪念,免得我老了记性不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小子我喜欢。”Sam大笑起来,“不愧是是帮你走出长期关系阴影——”

  “不是他,是Natasha和Clint,就是那对夫妻。”Steve闭上眼睛回忆起好友们,“我知道Scott和你说最好不要深究,其实没关系。Natasha走之前和我谈过很久,确认我走出来了,他们是最好的。Natasha是个俄罗斯芭蕾演员,但她来自遥远的俄罗斯,芭蕾优雅的艺术气息和俄罗斯人骨子里的凌厉让她比一般的女孩迷人的多,而Clint简直为她如痴如醉。”

  “那你是怎么遇见他们的?”Sam皱了皱眉,觉得还是顺着安全的话题走比较好。

  “逃婚。”Steve想起了当初见面的场景,“Natasha来自俄罗斯中上流社会,家教非常严,看中门当户对。而Clint只是美国刚刚毕业的一个一穷二白的小伙子,他还带着助听器。Natasha和他之前就由很多经历,她和Clint两情相悦,靠着自己的力量同居了几年,没想到带回家却遭到了反对,甚至有人妄图让Clint消失(……这可不像一般的故事了,Sam赶紧喝了口酒压惊),她一气之下决定私奔,被人追着的时候看到了Tardis,还以为只是个普通的警亭,就带着Clint躲了进来,之后的事情我想你应该想象的出。”
  

评论
热度(13)
  1. 存文小仓库岚止涧 转载了此文字
 
© 岚止涧 | Powered by LOFTER